免费好看电影,在线电影

  • 视频
  • 文章
  • 演员
  • 角色
用户登录关闭
账号
密码
×
且试天下

且试天下44603播放

且试天下 更新至08集

且试天下

扫描二维码打开

剧集讲述俊雅绝伦的丰兰息(杨洋 饰)和风华绝世的白风夕(赵露思 饰),携手闯荡天涯的武侠爱情传奇。辗转十年,他们的爱情在鲜血中绽放,一场大战之后,黑丰息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真心,散尽自己修为救活了白风夕。

  • 第1集

去祝寿。白风夕来到韩家,只是她所谓的跟韩玄龄交情甚好,不过是每每都夺走韩家灵药,韩玄龄对白风夕的到来甚为不悦,白风夕还跟一些宾客打了起来。黑丰息前来贺寿,韩玄龄便要黑丰息帮他教训下白风夕,还要白风夕跟他当面赔罪,更是要求白风夕盗取药材的那双手留下,那之前的事便一笔勾销。白风夕伸出双手,让黑丰息取走便是。黑丰息无奈叹气,自己怎么就认识白风夕这么一个闯祸精。黑丰息替白风夕向韩玄龄赔罪,虽强取韩家灵药也是为了救人,也算是为韩家积善德,至于取走的那些药折合多少钱,自己代为赔上,同时代白风夕向各位英雄赔罪。白风夕从韩家取回药回到山洞,只不过燕瀛洲已不见人影。各路豪强都在四处寻找燕瀛洲的下落,黑丰息猜测燕瀛洲是不想拖累白风夕,但以白风夕的性子更会管到底,今晚定是免不了一场大战。白风夕好不容易找到燕瀛洲,喂他服下药,这时各路豪强追来逼燕瀛洲交出玄极令。白风夕和燕瀛洲二人并肩作战杀出去,可是白风夕为了夺回玄极令时不小心中了毒。燕瀛洲留下四颗佛心丹给白风夕,虽不能解毒,但能暂时保护性命,以白风夕的能力再去韩家取佛心丹服下便可痊愈。燕瀛洲决定出去引开那些豪强,让白风夕找机会下山,拜托白风夕将剑转交给冀州世子皇朝,大恩来世再报。白风夕在山洞醒来下山去找燕瀛洲,惨遭断魂门合围,掉下悬崖那一刻被黑丰息救下。黑丰息为白风夕疗伤,照顾白风夕睡下。黑丰息看到剑中藏着的玄极令,一看就知是假的,看来燕瀛洲只是个幌子,只是冀州皇朝一向惜才,不会让燕瀛洲为此丧命,如今抛出假的玄极令,引天下英豪丧命,如此幕后之人渔翁得利。白风夕醒来,骂白风夕在韩家表面上替她解围,实则目的是玄极令,又奇怪黑丰息对玄极令视而不见,想来是这玄极令有问题是假的。白风夕准备起身离开,无奈身子没好,还需再休养几日,这才知昏迷这几日都是黑丰息亲手给她喂药。

  • 第2集

白风夕接过药自己喝,她才不要黑丰息的虚情假意。白风夕来到燕瀛洲的墓前,她答应燕瀛洲的事一定会做到。白风夕提醒黑丰息,不要以为在宣山做的事情无人知晓,黑丰息没想到自己可瞒过天下所有人,唯独瞒不过白风夕。白风夕骂黑丰息现实又自私,明明有机会救下燕瀛洲,却眼睁睁看着烈风将军苦战而死。黑丰息反倒提醒白风夕,体内的毒暂且压下去,要想彻底解毒还得再去一趟韩家取佛心丹。黑丰息相信白风夕,总有一天会明白是冀王的贪婪葬送了烈风将军燕瀛洲。韩家突然被灭满门,白风夕因韩玄龄寿宴上所为而被诬陷是凶手。黑丰息为白风夕作证,白风夕定会调查清楚,还自己清白。二人千万韩家,现场惨不忍睹,韩家几十口人无一活口,根据尸体判断,对方是要灭韩家满门。白风夕根据尸体伤口是弯刀所伤推断是断魂门干的,定是因为韩家的药方,这样无论是战场还是江湖都是很大的助力。韩家一共五十五人,黑丰息刚刚查看尸体少了一人,而他没有看到小孩的尸首,白风夕肯定韩家幼子韩朴是被韩玄龄藏了起来。白风夕和黑丰息来到内殿,发现机关打开密室的门,果然发现韩朴以及韩家的药方。黑丰息给白风夕出了个主意,可以放出消息称找到韩朴和药方,这样断魂门自然会找上门,但这样就会令她身处险境。白风夕给韩朴准备了白粥,韩朴担心粥里有毒,还用银针先试毒再吃。白风夕想着黑丰息的办法确实不错,只是韩朴受惊过度,干脆坑黑丰息一把。韩朴受了惊吓,黑丰息给韩朴用银针放松心神可以好好睡上一觉。黑丰息看白风夕内息依旧不顺,不解白风夕已经有韩家药方,怎么不制作佛心丹解毒。白风夕也是有原则的,她得经过韩朴的同意。白风夕问黑丰息有没有断魂门的线索,黑丰息在断魂门的尸首上发现银叶指向虞城尚家,看来是虞城的尚家串通断魂门要夺韩家药方。在去虞城的马车上,黑丰息和白风夕斗起嘴来,韩朴饿了,黑丰息让钟离拿来食盒,岂料食盒里的东西早被白风夕吃光了,白风夕便下马车去林子里找吃的。黑丰息单独找韩朴说话,他准备了制作佛心丹的药材,但试了几次都不成药,韩朴猜之所以没有成药是萃药的方法错了,他让黑丰息避开,然后帮忙练成佛心丹给白风夕服下。萧雪空向皇朝汇报没有找到白风夕的尸体,应该是被黑丰息带走,玄极令也应该落入黑丰息手中。皇朝便安排萧雪空查看黑风白夕的消息,他要亲自会会这两位绝顶高手。断魂门的人找到黑丰息和白风夕,一番打斗他们全都自尽。这也算给韩家报仇,白风夕叮嘱韩朴以后不能杀人,因为杀人并不能让人感到快乐,而断魂门的余孽她会去了结,但韩朴的手上不能沾血。断魂门门主猜黑丰息和白风夕已经掌握一些线索,那他就在虞城等着他们。断魂门还破了隐泉水榭在虞城的据点,属下就是不解门主布下天罗地网,现在据点被灭担心他们就不来虞城。断魂门门主认为黑丰息最强的不是武功,而是遍布天下的隐泉水榭,这些据点就是黑丰息的眼睛,失去隐泉水榭就等于损失一半的实力。隐泉水榭真正的据点极为隐蔽,黑丰息也招揽不少高手,只是没想到断魂门的人竟然在一夜之间拔掉虞城的据点,看来背后之人不容小觑。黑丰息在发愁没有隐泉水榭的帮助如何找到虞城尚家查出真相,不过他已经有了对策,虞城是商州重城,富甲天下,尚家是虞城的两条地头蛇之一,而对付地头蛇的办法就是寻找另外一条地头蛇的帮助。

  • 第3集

白风夕不明白黑丰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明明要找祁家合作,为何还教训祁家少爷。黑丰息表示在合作中表现得越强势,所得到的就越多。祁家少爷回家就跟父亲祁延年讲述那位公子的侍女一出手就把赵轻侯给打倒的事,祁延年一听急了,专程带上祁云来向黑丰息赔罪,还送上祁家财产的三成。钟离问祁延年有什么条件,祁延年要官盐买卖的檄文,现在由尚家拿着。黑丰息要祁家财产的一半,祁延年忍痛应了下来,透露尚家家主尚也每月初三都会去离房阁,今日正好就是初三。黑丰息和白风夕去了离房阁,白风夕吐槽那些姑娘跳的勾魂舞,也只有那些如饥似渴的男人才会被摄魄。黑丰息认为不是所有男人都这么庸俗,白风夕不信黑丰息会没感觉,故意调戏,搞得黑丰息脸红紧张呼吸急促。断魂门的规矩是被抓到就服毒自尽,黑丰息要白风夕穿上红裙子跳刚才美人跳的舞,引诱尚也在毫不知觉的情况下说出跟断魂门的联系。黑丰息是第一次见白风夕一袭红衣装扮,被惊艳到了。黑丰息逼问尚也断魂门在什么地方,尚也称断魂门的分舵在虞城之中,具体不知道位置,借口给他们画图然后趁机跳窗逃跑。黑丰息和白风夕追了去,来到断魂门的分舵。黑丰息交代白风夕一切行动听他的,切莫冲动,可是白风夕就是不听话。虽说断魂门用了隐藏的断魂八鬼阵,但还是被黑丰息破了,总算是报了虞城据点的仇,就是可惜人被跑了,但从那人身上掉下来一样东西,上面的图案看的很奇怪,是蛩蛩与距虚,代表着一股足以让虞城首富俯首称臣的势力。此事已了结,断魂门暂时不会再出现,接下来白风夕要带韩朴回天霜门。昨夜一场大火烧了整个尚家,白风夕听说尚也自焚,又看到黑丰息在将尚家的财务送给受难穷人而生了误会。黑丰息说明尚也将万贯家财烧了是真的,但尚也没有自焚,没想到尚也能够当机立断做事够果断,临走时还能带走妻儿,说明人性未绝,倾国财富当舍即舍,也算是个人物。白风夕气得骂黑丰息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的,做任何事情都会算计的一清二楚,尚家的家产全部落入黑丰息的口袋,现在又装模作样地送给受难穷人,还能得到一个善名,百姓们称颂他是当世大侠。白风夕恨黑丰息不去救出那些在火海之中的人却去搬运钱财,可是转眼在人群中发现尚也的侍卫,这才知道误会黑丰息,觉得丢人就带着韩朴溜了。白风夕带着韩朴来到林中,很巧地发现一黑一白两只小鸟,又正好看见黑丰息,就跟黑丰息商量一人养一只。黑丰息拒绝,他从来不养任何东西。白风夕决定两只小鸟都养,气得骂黑丰息这种住在锦绣堆里的人不知道没娘有多可怜。其实黑丰息在很小的时候就没了娘,说完让钟离带走一只鸟,然后跟白风夕道别。白风夕带着韩朴来到商州泰镇,还得再翻过一座山才能到天霜门。韩朴后悔跟着白风夕,吃了上顿没下顿。白风夕带韩朴去吃面条,看见祁云十城洛城来的难民,心中不忍就将身上唯一的银叶给商贩,让他们给难民吃的。商州要对洛城动兵,商州攻打皇室,号令天下的玄极令丢了,之后的纷争会更多。商州大军兵临洛阳城下,玄极令丢了,各州蠢蠢欲动,洛城城主费盛苦恼不能逃也不能降。此时天下玉家第一公子玉无缘求见,直言洛城现在就是一盘死局,他去看看是否能劝商王退兵。白风夕带着韩朴在林子里烤鱼,韩朴扇火结果弄得白风夕一脸灰,担心被白风夕骂就跑到林子里要躲起来,不成想遇到皇朝和萧雪空,而萧雪空的剑险些要碰到韩朴,关键时刻白风夕出现,要萧雪空跟韩朴道歉,白风夕还跟皇朝打了一场。

  • 第4集

玉无缘要见商军主帅,好不容易才见到商州范将军,玉无缘劝范将军退兵,此时六州暗潮汹涌,大家心怀鬼胎,商州此时若战,恰恰给五洲进犯商州的机会,相信范将军知道有什么后果。玉无缘还答应范将军会跟洛城城主商量,只要撤兵,从今往后,对商州赋税全免。范将军答应回去禀报,这是一言息干戈。白风夕识破皇朝的身份,皇朝却在苦恼不知白风夕的身份。这时韩朴肚子饿的咕咕叫,皇朝便令萧雪空准备吃的。白风夕和韩朴饱食一餐,还让韩朴将剩下的肉全部打包带走。白风夕自然不能白吃这一顿,离开时给了皇朝燕瀛洲的刀。皇朝这才知道白风夕的身份,感慨是被传说白风夕是风华绝代的女子给迷惑,这回见到本尊倒是意外,不愧是天下第一奇女子。皇朝还得跟着白风夕去一趟天霜门,毕竟白风夕这么洒脱,自然不能相欠,要替白风夕解决那些要玄极令的人。范将军挂起免战旗,并写求和书信回京,然而王上所派刘公公却以范将军违反军纪为由,下令将范将军成斩首祭旗。虽说范将军挂起免战旗,但玉无缘知晓一切还未尘埃落定。果不其然,洛城很快被商州带兵围城。玉无缘猜到范将军被夺军权,但他向城主承诺愿以洛城共进退,也有信心帮助洛城拿下此战。玉无缘来到城楼之上,命大军以三才阵应战,正门众将士随时听他号令,以玄囊之阵拖住大军,击鼓助威。关键时刻黑丰息出现在商州军中,警告刘公公若此刻攻城,会令商州之军腹背受敌,冀州的争天骑已经在路上,只需半日便可达到,更何况刘公公的能力根本不是玉无缘的对手。刘公公害怕极了,黑丰息让刘公公回去转告商王,若是敢攻城,星火燎原的第一个便是商州,刘公公吓得立马撤军。玉无缘感谢黑丰息出手,黑丰息谦虚,知道自己不出手,玉无缘也能应付,毕竟此战商州必输。黑丰息和玉无缘一起饮酒,玉无缘收到皇世子的书信,信中两好一坏消息。黑丰息猜一坏是燕瀛洲为护玄极令而死,一好是拿到玄极令,不知还有一好是什么消息。玉无缘道世子皇朝在天霜门外的山上遇到白风夕,黑丰息听到白风夕居然有些醋意,想着玉无缘止战洛城,心忧天下,果真人如其名,而皇朝得玉无缘已然野心昭显。白风夕带韩朴回天霜门,告诉师父冀州所得玄极令黑丰息说是假的,此番她跟断魂门的人交手,就连黑丰息的隐泉水榭也没办法完全掌握他们的信息,断魂门内的高手不少,尤其擅长刀阵,六鬼阵,八鬼阵这些致命的招术,个个凶残至极,师父担心那些人又死灰复燃。师父提起大东崇德年间的战乱,遭神秘的军队突然袭击,这些人个个心狠手辣,怀疑是蛰伏百年又与断魂门的身份重新出现,担心会再起纷争。白风夕叮嘱韩朴不要着急长大,要成为他自己想成为的那种人。韩朴想要成为像白风夕一样厉害的人,白风夕相信韩朴以后会比自己更厉害。雍州三殿下来温泉宫美名曰看望在此养病的丰兰息,兰息府管事环娘拼死护着不让三殿下进门,大殿下为帮忙解围是拿起鞭子抽打环娘,三殿下看不过去假惺惺阻拦,这时雍州都督任如松出现,怒斥他们殴打宫中女官是何道理。既然他们要见丰兰息,自己就带他们进去。三殿下透过门窗看到屋子里的人在疗伤,便转身离去。任如松感谢大殿下帮忙拖住时间,这样他才有时间准备这一切,而多亏大殿下对环娘下狠手,才能吓跑三殿下。事后,三殿下越想越不对劲,这才发现被骗,只是这种事他去揭破没意思,得让父王亲眼看到。雍王不相信丰兰息会擅离行宫,正好明天休沐,就带上三殿下再去温泉宫走一趟。

  • 第5集

雍王来到温泉宫,好在丰兰息已经快马加鞭赶了回来。雍王见丰兰息身子弱,便令自己带来的吴太医为丰兰息看病。吴太医为丰兰息诊断,发现丰兰息脉象虚弱,体内有寒气,应是多日操劳引发旧疾。雍王怒问丰兰息是怎么回事,丰兰息坦诚并未一直待在温泉宫,三殿下丰莒听了很得意,丰兰息这是私自外出可是欺君之罪。丰兰息告诉父王,温泉宫后便是安渔山,他是借着温泉宫养病一说来安渔山吊唁母后,瞒着此事一是担心勾起父王伤心之事,二是民间也会有杂语。再过些日子便是秋猎,雍王令丰兰息收拾东西回雍京。穿云穿雨感慨丰兰息每次都能化险为夷,看来是有神力相助。任如松听钟离说丰兰息最近一直跟白风夕在一起,交代属下多盯着点。断魂门袭击落雁门,全门上下五十七口人只逃出三人,天霜门要为落雁门主持正义,师父令白风夕集结门中好手,明日一起下山。丰兰息问任如松,今日父王是希望他在还是希望他不在。任如松只道臣子不能揣度主上的心意,其实丰兰息在睁眼时看到父王的眼神似乎很失望,若他今日不在府上,世子的位置定会落到老三丰莒手里,父王也会松口气。任如松劝丰兰息不必忧虑这些事,眼下还是想想三日后的秋猎,而凤家的凤栖梧也会参加。凤栖梧是凤家家主,还担任史部尚书一职,如今已到成婚年纪,凤家的几位长老也有催促之意,任如松希望丰兰息能娶上凤尚书,那便能得到凤家的支持。丰兰息明白任如松的意思,只是此事他自会定夺。任如松猜丰兰息不愿是为了那位姑娘,丰兰息肯定得争取凤栖梧,只是若联姻的话,定会引来老三丰莒和百里氏的敌意,至于如何合作他会想出办法的。丰兰息回府,雍王就令人送来秋猎的文本,这根本就是一次选婿的大考。丰兰息得知白风夕已经回到天霜门,只是最近江湖不太平,落雁门等十个江湖门派全部被断魂门灭门,天霜门前去调查。丰兰息安排钟离派苍一跟着天霜门,应该会有更多发现。白风夕和师父来查看铁家的尸首,发誓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断魂门,看来背后的势力死灰复燃,这样的恶人必须除掉。白风夕根据断魂门灭门的门派,分析断魂门的这些人到底是想做什么,得出断魂门想要的不仅仅是江湖,而是要造出一支强兵,按这个逻辑推断,下一个目标是冀州马家。与此同时黑丰息也推断出断魂门的目的,立马安排钟离派苍一送信给白风夕,同时令冀州分舵的人随时赶去支援。秋猎时,凤栖梧对长公子丰苌和三殿下丰莒都不是很满意,丰苌为猎到鹿王不惜用幼鹿为饵,实在是心狠手辣,而丰莒一心要找到豺狼,一看就是好大喜功,只是仗着继后百里氏所生如此猖狂。至于丰兰息,在她眼里则是手无缚鸡之力。凤栖梧不幸被狼群合围,关进时刻凤栖梧口中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丰兰息出手相救,凤栖梧这才知道丰兰息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羸弱,丰兰息希望凤栖梧保密。

  • 第6集

丰兰息等人向雍王献礼献词,雍王震惊丰兰息所猎猎物是最多的。凤栖梧对丰兰息十分好奇,为此要向隐泉水榭买丰兰息的情报,可她并不知隐泉水榭的黑丰息就是丰兰息。穿云好奇丰兰息为何示弱,环娘透露丰兰息生母是大东帝室的倚歌公主,自然是大雍王后,先王后贞静持躬,贤德无双,虽明知主上在大婚前纳有妾室百里氏,却仍将百里氏迎入宫中,并将百里氏所生之子抚养在身边,也就是大殿下丰苌,也正因此,大殿下对别人阴冷刻薄,唯独对丰兰息亲厚异常。先王后产育后身子不好,百里氏便用心服侍王上,生下三殿下丰莒后更得以晋升妃位,先王后碍于身份不与百里氏争宠,唯恐沾上妒忌二字,不久之后含泪抑亡。不久之后百里氏被封为继后,世人都说百里氏淑惠贤德,将丰兰息视如亲子,然世人并不知道百里氏只是想将丰兰息养废,故意安排妖姬美婢去服侍,不过是为了帮亲生的三殿下丰莒图谋世子之位。先王崩逝,王上不仅没有马上立丰兰息为世子,也从来没有怎么真正关心过丰兰息,可怜丰兰息一边要与百里氏虚与委蛇,一边又要发奋用功,足足忍了三年,才假借中了百里氏所下之毒的机会赶走他们,这就是一直示弱的原因。丰兰息得知凤栖梧调查他的情况,就让钟离传信明日正午白云阁跟凤栖梧相见。白风夕和师父抢在断魂门前头来到冀州,肯定断魂门已经盯紧马家,如今他们只能提前做好防备请君入瓮。既然布局那便需要马家配合,这样才能阻止断魂门的阴谋。白风夕找到马家家主马孟起,告知断魂门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是马家,并透露断魂门此举是要集齐兵药阵马四大绝学,秘密集齐一支军队,到时候以夺天下,所以此番需马孟起里应外合,马孟起深明大义,当场应了下来。丰兰息准备出门去见凤栖梧,谁知大殿下丰苌因秋猎之事来找丰兰息兴师问罪,其实丰苌只是恼丰兰息隐瞒,同时担心丰莒嫉妒心强,而丰兰息此次又在猎场上拔得头筹,日后又不知要怎么害丰兰息,看来丰苌对这个弟弟着实是喜爱。丰兰息并未回应,而是送丰苌礼物,丰苌特别开心,只要是丰兰息送的礼物他都喜欢。丰兰息和凤栖梧见面,对凤栖梧坦诚也算是表达自己的诚意。多亏白风夕设局,此番断魂门目的没有达到,定不会善罢甘休还会卷土再来,此次失败,下次来的人只会更强。丰兰息获悉断魂门极为神秘的十殿阎罗其中有六人已经奔赴马王堡,不出三日便会抵达。因为十殿阎罗极为神秘,隐泉水榭得到的消息非常少,只知其中有位号曰楚江的曾经以一人之力击杀明月庄五大高手全身而退,丰兰息担心白风夕,决定去一趟马王堡,只是明日有秋猎后的第一次朝会,丰兰息得好好想办法。朝会上,雍王问是否该对冀州出手。丰兰息认为此时不该对冀州出手,而是作壁上观,但并非无所作为,而是休养生息。丰兰息有意激怒雍王,惨被罚归府思过半月时间。朝会后,雍王来丰兰息府上,其实他觉得丰兰息在朝堂上所说的那些有些道理,骂他是为了保全他,叮嘱他好好养病,等病好后有大用。隐泉水榭的孙巳来向白风夕汇报断魂门已派高手前来,黑丰息提醒白风夕要小心,有什么需要隐泉水榭定当全力相助,白风夕还真有一事要孙巳帮忙,就是去马家家眷居住处护着。夜里,断魂门再次袭击马家堡,虽说断魂门派出十殿阎罗其中六位高手,但白风夕可是绝顶高手,再有黑丰息和玉无缘的相助,除掉这些人根本不在话下。

  • 第7集

白风夕见到玉无缘特别激动,玉无缘也对皇朝口中天下第一奇女子的白风夕饶有兴致,见二人相谈甚欢,黑丰息打翻醋坛子打断二人谈话,告知已经派人去接应白风夕的师父,现在已经安全。白风夕邀玉无缘一同前往,黑丰息心里酸的不行,他是一点也不开心。白风夕没想到世上真有玉无缘这样出尘的人,跟黑丰息一点也不像,吐槽黑丰息只会算计天下人,不像玉无缘是为天下人算计。黑丰息听说白风夕约玉无缘明日天支山一晤,心里更是发酸,气鼓鼓地走了。黑丰息与玉无缘相见,只见桌上放着一支珠簪。这是玉无缘买来要送给白风夕的,黑丰息更是心里堵得慌,劝玉无缘还是不要送了,免得白风夕拿来换酒喝。玉无缘感慨他们真不愧是黑丰白夕,不仅齐名十年,还互相了解彼此。玉无缘跟黑丰息告辞要去天支山,黑丰息故意提起天人玉家未能天人永寿之事,以此威胁玉无缘不要惦记白风夕。白风夕前往天支山和玉无缘相见,先是感谢玉无缘相助马王堡之事,继而提起皇朝说玉无缘是他第一无法胜过的人,自己是第二。白风夕向来不喜屈居人后,因此要跟玉无缘一战。玉无缘很是意外,感慨天下只有白风夕这样的女人,才能被皇朝称赞为天下第一奇女子,才能让黑丰息主动威胁他。黑丰息在一旁偷看,原以为是约会,没想到是比武,这才放心下来。回到住处,小师妹琅华拉着白风夕问她是不是喜欢黑丰息,白风夕怕被师父听见,赶紧捂住琅华的嘴巴。如今断魂门元气大伤,师父要去拜访老友,就安排白风夕先带师弟师妹回天霜门。今日早朝,王上下旨大殿下入吏部,二殿下入工部,三殿下入户部参赞。凤栖梧清楚王上这是要考察三位殿下,一位是长,一位是元嫡,一位亲娘现在正位中宫,只能从贤上论世子。凤栖梧与黑丰息相见,黑丰息让凤栖梧方便之时能帮助大哥。凤栖梧提醒黑丰息世子之争容不得半点闪失,黑丰息表示小时候大哥对他照顾有加,无论争储之位多么惨烈,大哥永远是他的兄长,而他要对付的人只有丰莒。丰莒带着户部的人谎称奉王命要查工部的账,工部尚书郑奎表现的特别慌乱,丰兰息肯定有问题,郑奎道出去年雹灾,工部督建的寻城城墙出了问题,为怕主上降罪,不得已挪用了一笔五十万银叶的款,而这是主上百年之后的山陵银。丰兰息怒斥丰莒未经通传私自闯工部重地,这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丰莒搬出王上令属下继续查账,发现一笔五十万银叶的款不见踪影,也怪不得丰兰息推三阻四不让查账。丰莒得意要进宫向父王禀告此事,丰兰息不动声色问丰莒是谁说工部挪用山陵银的,继而拿出银票,他觉得银叶不好保管,因此兑成银票保管。丰兰息令钟离拿他的印信马上进宫找秉笔内监看起居注上,昨日父王是否有这样的口谕。丰莒害怕赶紧说是误会,然而这可是要杀头的。大臣上奏王上,丰莒假传王命在前,安插罪名在后,如此狂妄。丰兰息知道父王有意护着丰莒,出言道丰莒毕竟年幼,犯罪也是在所难免,希望父王对丰莒小惩薄戒即可,但户部的百里尚书不可轻饶,犯有失职之举。王上下旨削去百里尚书职位,罚丰莒退出户部闭门思过。近日廉江河水暴涨,丰兰息跟父王请示想带上工部的几位郎中前去修河堤,这可是忧心国事,雍王立马准了。下朝后,大臣们议论着丰兰息实在是厉害,眼看主上有意维护丰莒便轻轻放过,转眼盯上百里国舅,这一思过一降职,王后这一派怕是元气大伤。丰兰息故意提起嫡子继子,尊卑分明,这是借着在正嫡长的名分,同时又请示去修河堤,因为明天一上早朝,大臣们得知丰莒被贬肯定会有人提出立丰兰息为储,只是正主去了德城还立什么呢。大臣感慨丰兰息常年多病,现在如此精明,看来朝廷的风向要变了。白风夕一行走水路乘船回天霜们,白风夕晕船,修久容特别贴心地弄来橘子油给白风夕缓解症状。琅华因修久容对白风夕所做之事而生气,白风夕劝慰琅华,修久容对自己好,是自己对修久容有救命之恩,不正因为这样,琅华才喜欢修久容。白风夕问琅华是否知道明明回天霜门陆路更快,她为何选择走水路,因为这是修久容求她的,说是琅华很久没下山,要让琅华多待待多看看,琅华听了立马开心起来。丰兰息知晓丰莒今日被算计定会心有不甘,只是眼下水患要紧,当务之急得先处理水患之事。丰兰息乘船前往德城,谁知途中遇杀手不幸落水。杀手是丰莒的属下派来的,丰莒对此并不知情,而且他跟丰兰息斗,从未想过要丰兰息的性命。好在丰兰息抱住浮木浮在水上被白风夕发现救下,只是丰兰息溺水受寒伤及肺脉昏迷。白风夕照顾丰兰息,昏迷的丰兰息抓着白风夕的手喊了一声娘不要离开他,白风夕没想到黑丰息也有脆弱的时候。

  • 第8集

为了能让黑丰息喝下汤药,白风夕尽量以温柔语气哄他,表示喝完药之后就去买蜜饯。果然此话一出,黑丰息不再像之前那般抗拒,只是到了后半夜,开始不断发抖喊冷,甚至在昏迷之时嘟囔环娘关窗。考虑到黑丰息的身体受寒太重,白风夕也顾不得太多,伸手将他抱在怀里。直至次日清早,黑丰息醒来发现枕边之人,吓得他立马闭上眼睛,反观白风夕意识到自己昨夜抱着黑丰息,急忙坐了起来,可又觉得自己是救人心切,如此坦荡没必要心虚。幸好经过一整夜的照顾,黑丰息总算是退了烧,而他也真心感谢白风夕的出手相救。面对如此客气的黑丰息,反倒让白风夕略有些许不适,她去厨房给对方煮了面条,结果竟让他想起母后。尽管二殿下至今下落不明,可是凿船者的尸首浮现,正是大殿下丰苌府内之人。凤栖梧得知雍王已召丰苌入宫,始终觉得凶手另有其人,毕竟大殿下和二殿下关系相交甚好,纵然是有意谋害,也绝不会委派自己的手下。凤栖梧坚信二殿下定会安然无事,所以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搜集足够证据,要在殿下回来之前为他准备好足够还以颜色的刀剑。反观丰苌大呼冤枉,认定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借刀杀人,而其中谁获利最大,希望父王能够明察。可雍王还是要求丰苌需得自证清白,只给他七日时间寻找丰兰息,亦或是幕后真正主谋。看着黑丰息吃完整碗面,白风夕觉得没有白白辜负自己的手艺,同时好奇他过去的经历,才知他竟有如此不堪的回忆。尽管黑丰息生在大家族里,可他却很少感受到亲情,表面风光之下,也不过是个可怜人。黑丰息向白风夕解释环娘的身份,虽然白风夕看似不在意,实则内心窃喜。丰莒得知父王没有重罚大殿下,不由慌了神,唯恐会查到自己头上。而在另一边,雍王也在分析凶手的身份,其实心里有了大概的答案,一时之间又不知该如何处理,只得感慨自己当年经历过的事,这些孩子们都要重新经历一遍,这便是生在王室的宿命。任如松闻讯匆忙赶来,听闻二殿下依旧没有音讯,气得他恨不得当场杀了小儿子,怒斥其护主不力,同时也自觉愧对先王后,跪在湖边悲痛欲绝。至于大殿下丰苌同样心急如焚,既期望早点寻得二弟,又不希望看到他的尸首。正因黑丰息睡了将近十个时辰,白风夕故意逗鸟将他吵醒,看着他乖乖喝了汤药,这才逐渐安心。白琅华趴在窗边偷看,不小心弄出动静,白风夕倒是不以为然,考虑到近几日都在船上实在枯燥烦闷,索性答应让师弟将船靠岸。到了附近的集市,白风夕带着黑丰息东瞧西逛,并且给他买了红糖包子,美名其曰补血。只不过白风夕从未想到当地的如玉轩竟是隐泉水榭据点,而黑丰息让掌柜传话回雍京,同时送给白风夕一套衣裳,亲自为她戴上发簪,再三叮嘱不许换钱买酒。玉无缘回到冀州,第一时间便去见了皇朝,结果他竟一反常态地问起白风夕的情况,完全与当初那个心系天下格局的世子有所不同。也正因如此,玉无缘猜测皇朝喜欢上白风夕,尽管皇朝立马否认,可他对白风夕所流露的欣赏确实不假。皇朝想到关于玄极令的事情,于是便让玉无缘反复确认,最终证实手里这枚玄极令是仿制,从而怀疑这期间有人调包。之前听闻黑丰息出现在宣山,后来又救了白风夕,不免让人产生怀疑,但是玉无缘坚信此事与他无关。此后一连多日,依旧是寻不得丰兰息半点线索。属下王元妄图用一具外形相似的尸首充当二殿下,丰莒别无他法,只得下令再找几个和尚做法事。雍王觉得丰兰息生还希望渺茫,于是将搜寻人员减半,但是凤栖梧觉得此事不妥。毕竟民间都在谣传二殿下和三殿下不和,若此时下令定会让百姓以为雍王偏心丰莒,变相默认丰莒杀兄之后沽名钓誉,以图未来世子之名。虽说施粥之事可为,但不能由三殿下主持,而是应由雍王主持。黑丰息得到雍京传信,向白风夕告知信中好坏参半,父亲并无任何难过,反倒是大哥确实为他伤心,就连心腹也都忠心耿耿,唯独三弟是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与此同时,凤栖梧收到密函,得知黑丰息未死的消息,终于落下心头大石。由于水土不服导致白琅华患了伤寒之症,急需寻找大夫医治,黑丰息建议让他们先去雍京,可以介绍最好的大夫,等到病好再回天霜门也不迟。白风夕欣然同意,幸好救治及时,保住了白琅华的性命,而她也为师妹花光所剩不多的银叶。凤栖梧在第一时间去见了黑丰息,并且向他禀报三殿下的情况,以及伙同王元准备一具假尸首,想要坐实死讯。黑丰息知道此次主使之人乃是王元,而三弟丰莒之所以愿将他留在身边,无非是看重此人好大喜功,必要时铤而走险。若是以丰莒的谋划,即便父王当真查到他身上,也可以及时将王元推出去定罪,所以他的算计丝毫不比百里氏少,恐怕更不简单。

  • 第9集

丰兰息真诚的感谢凤栖梧在自己穷途之时的相助,凤栖梧开口凤家人从来只相助未来的王者,自然要尽心尽力。在凤栖梧的眼里,丰兰息文韬武略,运筹帷幄,除了丰兰息没人能坐上那把金椅。凤栖梧询问丰兰息接下来要做什么,大难得福,丰兰息得见见父王。雍王以为丰兰息已经遇难,就为丰兰息准备法事,假惺惺地祈祷丰兰息平安归来。此时任如松来报丰兰息还活着已经回府,雍王恼怒,要丰莒查清楚那具尸首到底是谁。雍王来到丰兰息府中,关心丰兰息身子,见丰兰息气色不太好,就安排太医留下。此番丰兰息落水是为民生,雍王一定要好好赏赐。丰兰息恳请父王查到谋害自己的人,还要治对方重罪。丰兰息声称手中有一些线索,但又不想背上不友手足的骂名,只是线索全指向三弟丰莒。雍王恼怒骂丰兰息在落水之后居然做了这么多事情,心里没有自己这个父王,单凭这点就可治他欺君之罪。丰兰息解释自己并不是诬陷丰莒,只要查下去就能查到证据。雍王让丰兰息老老实实在府中养病,自己会给他一个交代。雍王知道是丰莒身边的人害丰兰息,而刚刚丰兰息反问的那番话也是应该,这些年他确实亏待丰兰息,此事若追究起来定骨肉相残,家宅不宁,因此下令元禄拟两道旨。丰兰息问钟离天霜门的人是否安顿好了,任如松意外白风夕也在雍京,丰兰息表示这次幸得白风夕相救,否则大家就真的见不到他。任如松虽看不惯白风夕,无奈是白风夕救了丰兰息,也不好多说什么。雍王下旨加封丰兰息为永平君,允开府建牙,雍王还让元禄给丰兰息带话,若以君臣计,则国法为重,若以父子兄弟计,则亲情为最,望丰兰息切记。丰莒来到宁山寺庙,母后百里氏见到丰莒直接扇了一巴掌,怒骂丰莒在丰兰息平安回来后就躲在山上求神拜佛,不如干脆在额头上刻上心虚二字。百里氏在宁山为丰莒筹谋,好不容易让宁王叔松口,结果丰莒就送来王上封丰兰息为永平君这个大礼。百里氏知道丰莒不服,但要面对失败,毕竟王上只是要了王元的命,而她不仅仅要丰莒胜过丰兰息,还要丰莒有一天能坐上王上的位置。如今王元没了,百里氏便将自己身边的李甲贤留在丰莒身边,而她在宁山寺庙的事已经结束,过几日准备回宫。其实李甲贤是丰莒安排在母后百里氏身边的人,王元是百里氏的人,这次除掉王元正好让李甲贤回到身边。丰莒知道母后为他谋的是世子位,只是父王正值当年,他不过就是个傀儡。丰莒知道他对丰兰息出手,父王没有怪罪,因为在父王眼里他就是个唯母命是从的废物罢了,不过他乐得如此,最好全天下也这么看他,以后他还要更乖张些,这样丰兰息才会崩出来,这样父王才会把敌意转向丰兰息,丰莒野心不小怕是想要篡位。大东皇帝和太子景炎谈话,原来玄极令并未丢,不过是抛出丢的消息让六州去斗。冀州加急快报,大东皇帝看了脸色一沉,开口冀州好算计,原来冀州要归还玄极令,皇帝传令为谢冀州还令,在宫中举办六合宴,自己会亲自相迎。丰莒在丰苌面前挑拨他跟丰兰息的关系,明明已经平安无事,却迟迟不肯露面,任凭丰苌在河边喝雨吃水,丰苌拿丰兰息当兄弟,可丰兰息并未当丰苌是兄弟。丰苌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的,他来到永平君府,提醒丰兰息被封了爵位就不要再计较。这次虽有惊无险,但丰兰息跟丰莒是彻底撕破脸,想必百里氏已经知晓,要多注意。丰兰息知道丰苌一直为自己担心,已经备了礼物送到大哥府上,无论如何自己都是跟大哥一起长大的弟弟。黑丰息来找白风夕,邀白风夕出去转转。黑丰息和白风夕走在集市上,无意间看到凤栖梧,赶紧拉着白风夕躲开。可凤栖梧还是看到了背影,丫鬟觉得背影很像是二殿下,凤栖梧训斥丫鬟,二殿下怎么可能当街牵着一女子。这是黑丰息第一次与白风夕同游雍景城,心里开心得很。白风夕看见一片花海,老人家说是大王的二殿下丰兰息设计的。白风夕夸丰兰息是四大公子的雅公子很是素雅,黑丰息吃醋问白风夕难道他就不雅吗。白风夕称黑丰息和丰兰息公子差的可不止一个兰字,要知一字之差谬之千里,此时白风夕并不知道黑丰息就是丰兰息。黑丰息还坐下来亲自为白风夕画像,白风夕笑的特别开心。白风夕见一娃娃要捡掉进河里的球,飞身去救娃娃却不小心崴了脚。黑丰息直接背起白风夕回去,刚到院子,钟离提醒黑丰息该回去了,黑丰息特别不舍跟白风夕分开。百里氏要回宫,丰兰息的目的就是要让百里氏回来,看百里氏还有什么手段。百里氏手段非常,凤栖梧恐明日迎接之时就会发生。百里氏今日回宫,王上是亲自迎接,百里氏确实很有手段,刚回宫就收买人心。百里氏向王上禀告前段时间巧遇宗长夫人,言谈间得知母后是前朝萧氏一脉。

  • 第10集

雍王提醒丰兰息,王后舐犊情深,雍州向来重孝道,丰兰息往后要好好孝敬王后。此时凤栖梧上奏雍王,王后身份尊贵,就算是王后执意要与百姓同行,护卫将军孙明扬怎可不反复劝谏,流民之中可曾仔细搜查,是否有奸人乱党,如今六国不安,丰兰息刚遭逆贼行刺九死一生,王后再遭毒手那将是雍州之殇。凤栖梧认为要让孙明杨记住此次教训得当众鞭刑,雍王觉得当众鞭刑似乎过了,还是罚俸三年。凤栖梧又上奏礼部杨侍郎该罚,百姓中若有刺客后果如何。王上不得不说王后今日所做之事确实不妥,于是安排丰兰息为王后执鞭。穿云好奇雍王在听到萧氏为何那么欢喜,任如松道出主上的生母原是一名宫奴,本不可能坐上现在的位置,只是当时的世子坠亡,百里氏的手段甚于三殿下百倍,这一回京,丰兰息怕是要委屈了。雍王告诉百里氏,丰莒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连谋害兄长的事都敢做,要百里氏和丰莒以后乖乖听话别折腾。今日雍王让丰兰息为百里氏执鞭,是要让天下人看到他们父慈子孝母贤儿敬,天下六州哪个先乱,哪个就会成为其他五州瓜分的肥肉,还让百里氏有时间多关心丰苌。此时丰苌特别难过,城门外,母后百里氏宁愿跟丰兰息演上一出母慈子孝,也不愿看他这个亲生儿子一眼。百里氏千算万算没算到丰兰息是只披着羊皮的狼,知道丰莒这些年明里暗里压着丰兰息的风头,王上是默许的,在她看来,雍王内心深处一直自卑着是宫奴所生之子,一开始就不喜欢依歌,更不喜欢身上流着依歌血的丰兰息,唯有王权和霸业让他动心。王上不喜欢丰莒直接出手威胁到丰兰息的性命,毕竟再怎么说丰兰息也是王上的嫡子,百里氏告诉丰莒,如若别人下手就跟他们无关。白风夕没钱了,只能将一些物件拿去当铺典当,可是最多只能换五张银叶,根本不够这么多人一天的开销。掌柜的让白风夕将钗子当了,还能多给些银叶。这钗子是黑丰息送的,白风夕自然不会当,这么一提醒,想起之前黑丰息说过若临时有些不凑手,可以去如玉轩分号,一千银叶的东西随便她拿。白风夕来到如玉轩找掌柜支五十银叶,没想到遇羊角风发作的大殿下丰苌,还救了丰苌一命。丰苌噩梦中梦见母后百里氏要掐死他,瞬间惊醒。丰苌不能被别人知道自己有羊角风之隐疾,于是将令属下将看到他犯病之人全部处置。大夫又给琅华开了几副药调理身子,白风夕没想到碾药还要钱,索性自己碾,只是没想到碾着碾着睡着了,黑丰息正好前来,见白风夕趴在桌上睡着是满眼心疼。白风夕没想到代管掌门那么累,羡慕黑丰息隐泉水榭这么庞大,居然可以管理的井井有条。黑丰息可以教白风夕,学费就是一碗面,船上的那种。白风夕去煮面,黑丰息吃的特别开心。凤栖梧来找丰兰息,如今王上已经册立丰兰息为永平君,接下来该考虑他的婚事,只要他许自己三书六礼,自己有信心让他往后的日子夜夜高枕无忧。丰兰息婉言拒绝,若是答应,他便成了只能靠妻族耀武扬威的男人。凤栖梧称城门外她已经当众跟王后撕破脸,急着来找丰兰息,现在是她只能依靠丰兰息。丰兰息拒绝凤栖梧,他对情爱之事向来淡薄,不想耽误凤栖梧终身。凤栖梧想来丰兰息早已心有所属,丰兰息声称自己心系天下,怕要辜负凤栖梧的美意,暂时不能给三书六礼,但仍旧可以答应凤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凤栖梧没想到全天下敢这么冷淡对她的男人只有丰兰息,转念一想,丰兰息若这么快许了她,那就不是丰兰息。环娘对如玉轩的账目,发现有雪云纱和首饰这些物品,肯定丰兰息不会用这些东西,就要令人将账单退回如玉轩。凤栖梧主动提出去送账目,她倒要看看丰兰息口口声声无心情爱,那这些雪云纱和首饰是给谁买的。凤栖梧来到如玉轩,给掌柜看账目,好在掌柜机智搪塞过去。给师父送信的白鸽又飞回来,白风夕担心师父安全,于是到玉如轩找掌柜帮忙传消息要见黑丰息。皇朝和玉无缘在谈玄极令归还皇帝之事,公主皇雨偷听他们谈话,闹着要玉无缘陪她。皇雨兴致勃勃抚琴给玉无缘听,然而玉无缘的心里想的却是白风夕。玉无缘知晓皇雨对自己的心意,只是他心有所属,故以天人玉家活不过三十为由拒绝。

猜你喜欢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爬虫 - 网站地图

© 2022 www.haokan-dy.com Them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