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好看电影,在线电影

  • 视频
  • 文章
  • 演员
  • 角色
用户登录关闭
账号
密码
×
重生之门

重生之门81996播放

重生之门 更新至04集

重生之门

扫描二维码打开

反盗拍档入盗贼迷局,抽丝剥茧寻奇案真相。重生之门正在开启,推开重重疑云之门,与盗“艺”较高下;层层剖析旧案,拨云见日窥见光明。

  • 第1集

庄文杰是青城大学法律系的高材生,今年上大四,他酷爱画画,从小受母亲影响,尤其喜欢民国大画家李程一的“睡莲”,他临摹过十七次,对这幅画每一笔画都烂熟于心。学校美术馆举办画展,这幅睡莲就是展品之一,庄文杰每天去看这幅画,而且一看就是半个小时。这一天,庄文杰再次来到美术馆,径直走到那幅画前,他正在仔细欣赏的时候,美术馆突然停电,十八秒之后供电恢复,庄文杰发现眼前的这幅“睡莲”被人调包。正好保安来巡视,庄文杰立刻向他们报警。青城公安局刑警队接到报案,立刻展开缜密调查,刑警队长罗坚召开案情分析会,警员苏英详细分析了案情。1987年这幅“睡莲”在美国华侨别墅被人偷走后一直下落不明,直到2001年有匿名收藏家把这幅画捐给博物馆。警员对现场脚印进行比对,除了保安就是来参观学生,没有发现其他外来人员。罗坚亲自对庄文杰进行询问,庄文杰明确指出李程一的“睡莲”是从外向内画,在叶子将干未干的时候勾勒出叶脉,那幅赝品恰恰相反,而且他发现画轴偏离原来位置一厘米,庄文杰怀疑有人用四向钩用赝品换出真品。警员庞大智觉得庄文杰的嫌疑最大,去年,宿舍同学的电脑被盗,之后不久就被还回来,同学们都怀疑庄文杰偷了,这期间只有他进出宿舍,可走廊没有监控,此事就不了了之,从此以后庄文杰和同学们之间就有了隔阂。庞大智还查到庄文杰的曾祖父和祖父就是有名的大盗,十二年前庄文杰父亲庄耀柏和同伙丁生火偷走了名画“洛神”,庄耀柏在携画潜逃过程中汽车失控,连人带车落入江中,虽然尸体一直没有找到,警方认定他落水身亡。技术科对那幅赝品“睡莲”进行分析,结果发现落款是庄文杰,而且是用隐形墨水写的,种种迹象都指向庄文杰,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罗坚只好放庄文杰回去继续上课。接下来的几天,罗坚多次带人到青城大学美术馆排查,女朋友林芷月坚信庄文杰是无辜的,庄文杰不想解释太多,还对她冷言冷语,林芷月很纳闷。罗坚来找庄文杰,让他想想最近有什么可疑的人或事,庄文杰清楚地记得放学回家看到窗户打开了,他不想节外生枝,就向罗坚隐瞒了此事。罗坚一再表明不会因为庄耀柏是盗窃犯就怀疑庄文杰,提醒他以后小心,不要让不怀好意的人因为庄耀柏找他的麻烦,罗坚知道庄文杰在父母双亡以后经历坎坷,临走只留下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如果想摆脱黑暗,就要努力让自己站到有光的一面”。好朋友胖头孙听说庄文杰出事了,就对他嘘寒问暖,庄文杰坚信早晚会真相大白。罗坚带警员廖双再次来到青城大学,查到美术馆天花板的一块玻璃被动过,正好对着那幅“睡莲”,警员们就按照庄文杰提供的方法撬开玻璃,用四向钩把画偷走。庄文杰主动来找罗坚,想再次看一看那副赝品,庄文杰发现那幅画是用投影仪把原画印在纸上,然后再临摹而成,赝品颜色和真品几乎一模一样。罗坚还把画家方老师叫到警局,他闻出画作上有植物颜料许康草的味道,庄文杰认定这是街头画师的作品,他们用许康草让画作的色彩饱和度更好,并以此为噱头兜售,方老师对他的分析赞不绝口。庄文杰无意中看到一个可疑的年轻人在和林芷月聊天,他心里犯嘀咕。罗坚来找街头画师了解情况,打听到最擅长画山水风景的是马三,马三这两天接了一个大活没出摊。罗坚来找马三,马三看到罗坚手机里拍摄的那幅“睡莲‘吓得掉头就跑,罗坚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抓住,马三交代一个自称庄文杰的年轻人打电话给他,重金请他临摹古画“睡莲”,特别提出要在画作上署上“庄文杰”的名字。庄文杰放学回家,他发现门口放的东西纹丝没动,就放心打开门进屋,没想到家里来了三个陌生人。

  • 第2集

庄文杰面对三个陌生人很镇静,猜到上次也是他们偷偷来家里,还故意留下他和母亲的合照。来人自称丁生火,他对此供认不讳,庄文杰断定丁生火偷走那幅画然后嫁祸于他,丁生火矢口否认。庄文杰从其他两人的小动作和习惯推断出他们作案的分工,苦苦逼问那张照片的来历,丁生火对他的分析赞不绝口,拜托他帮一个忙,庄文杰坚决不做贼,丁生火一再强调庄文杰是偷盗世家,还把藏在卫生间的年轻人小刀叫出来,庄文杰一眼就认出他是和林芷月说话的人,警告他离林芷月远一点。罗坚分析有人想嫁祸庄文杰,派警员调取了马三的通话记录,没想到两次都是从庄文杰出租屋的座机电话打出来的,罗坚亲自赶往庄文杰的出租屋。丁生火把那幅真的“睡莲”藏在庄文杰的房间,并且透露他打着庄文杰的名义,利用他家的座机电话和马三联系临摹这幅画,马三现在已经被抓,刑警队警察二十分钟之内就会赶到,丁生火劝庄文杰好好想一想,然后就带人离开了。庄文杰在房间里四处翻找,终于在厨房天花板上找到那幅真品,罗坚突然来找他,庄文杰吓得赶忙把画放到自己临摹的那堆画下面。罗坚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他想翻看那堆画,庄文杰赶忙引开他的注意力,罗坚了解到庄文杰那两次和马三通话的时间都不在家,一次去攀岩社参加活动,另一次是去买颜料,两次都有证人可以作证,罗坚向庄文杰要家里的座机电话,庄文杰不知道家里还有座机,就打电话问房东,才知道原来的座机太旧拆除了,可电话接口还在。罗坚发现庄文杰的房间有烟味,庄文杰谎称马桶堵了请人来修,维修工人在家里抽烟,罗坚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只好先离开。庄文杰一早去学校,发现小刀一直在跟踪他,他不胜其扰。罗坚中午收到庄文杰打工的名叫巷子口饭店送来的外卖,里面有丁生火他们四个人的画像,以及那幅真品“睡莲”,罗坚派廖双去请方老师辨认真假,派警员们分头查一下那家外卖平台,以及画像上四个人的真实身份。小刀主动提出赞助林芷月筹办中秋晚会,林芷月自然求之不得,就和他互留了联系方式,庄文杰看小刀走远,提醒林芷月不要再理他。罗坚得知庄文杰去过巷子口饭店,而且快递员直接把外卖送到刑警队,罗坚派人去叫庄文杰,庞大智很快查到了画像中四个人的身份,2007年丁生火和庄耀柏联手偷洛神以后入狱十年,去年刚放出来,雷小飞擅长高层建筑盗窃被判四年,也是去年出狱,王思行向电脑植入木马盗窃钱财被抓,半年前被释放,他们三个人在同一监区服刑,小刀没有案底暂时没查到他的身份。庞大智一口咬定庄文杰是盗窃犯,罗坚分析丁生火,雷小飞和王思行联手作案,然后嫁祸于庄文杰,罗坚发现“睡莲”第一次被盗就是庄文杰生日那一天。庄文杰来到厕所,小刀在那里等候多时,庄文杰情急之下拨通了罗坚的电话,罗坚在电话里听到小刀威逼庄文杰和他们合作,小刀发现不对劲,要查庄文杰的电话,庄文杰在口袋里删除了记录,改成听歌模式,庄文杰要见丁生火,小刀就给他戴上面罩,还把他的手机没收。罗坚派人调取了学校门口的监控,认出小刀开车带走了庄文杰,罗坚派人跟踪那辆车。警员跟踪小刀的车来到一家商场的地下车库,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在出口蹲守的警员也没有发现那辆车,罗坚担心庄文杰有危险,派人查地下车库的监控,结果一无所获。

  • 第3集

罗坚让廖双联系商场附近的治安联防,让他们去地下车库找那辆车,罗坚发现一辆大货车从地下车库开出来,推断小刀的车藏在里面,他立刻派人去追那辆大货车。果然不出罗坚所料,小刀把车开进大货车,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离开了地下车库,大货车开到一间修车行,丁生火已经等候多时,开门见山说明自己的计划,他想带人去偷德耀集团的金库,可金库戒备森严,只有总裁廖德同一人能打开,丁生火事先查到廖德同痴迷收藏古画和文物,想派庄文杰把那幅“睡莲”卖给廖德同。庄文杰担心廖德同不敢收,没想到丁生火早已经把庄文杰的照片发给廖德同,并且讲明他是庄耀柏的儿子,廖德同同意见庄文杰。丁生火派小刀去庄文杰家里拿画,小刀知道庄文杰把真画和假画放在一起,担心自己拿错,又害怕落入警方手中,丁生火让庄文杰陪小刀一起去拿。小刀开车带庄文杰回家,庄文杰看到桌子上的台布掀起了一个角,猜到罗坚来过,他踩着凳子到天花板上拿出那个箱子,小刀拿出剪刀偷偷藏在背后。庄文杰拿出画作确认了一下,小刀发现只有一幅画,拿出剪刀威胁恐吓庄文杰,庄文杰毫不畏惧,搬出丁生火说事,他故意拖延时间去关窗户,藏在窗外的罗坚向他示意戴上箱子上的耳机。庄文杰把画作取出来装进包里,趁机取走藏在箱子角上的耳机,小刀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就开车带庄文杰离开。罗坚分析丁生火对那幅画另有企图,决定用那幅画当诱饵,他向局长申请下一步行动计划,局长同意他的决定,罗坚事先把那幅画放回天花板,庄文杰读懂了罗坚的暗示,成功和他取得联系。罗坚通过耳机向庄文杰说明行动计划,叮嘱他注意安全,小刀开车带庄文杰回到车行仓库,罗坚突然听不到庄文杰的声音,苏英推断仓库内有信号屏蔽系统,罗坚只好派人守在仓库外。丁生火仔细辨认那幅画是真的,庄文杰迫不及待想知道他如何进入廖德同的金库,丁生火拿出德国最新研制的信号干扰器--甲壳虫,把甲壳虫装进那幅画的轴上,只要启动甲壳虫,三十米之内的安保系统设施会自动失灵,丁生火断定廖德同把画放到金库,他担心夜长梦多,派庄文杰立刻带着画去见廖德同,临走还对他千叮咛万嘱咐。小刀开车带庄文杰离开车行,罗坚重新和庄文杰取得联系,庄文杰向小刀打听廖德同和丁生火的关系,故意透露甲壳虫藏在画轴上,罗坚派人查出廖德同的身份,又不能贸然行动,想对丁生火他们人赃并获。庄文杰忍不住大发牢骚,小刀以为他不舍得那幅画,答应把画给他偷出来。庄文杰和小刀一起来到德耀集团,保安仔细搜他们的身,罗坚担心耳机被发现,没想到小刀恼羞成怒,和保安发生肢体冲突。保安继续搜身,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才放庄文杰一个人进去,庄文杰按照丁生火事先嘱托,他要价三百万,廖德同觉得要价太高,就和庄文杰讨价还价,还对他威胁恐吓一番。

  • 第4集

丁生火事先嘱咐过庄文杰,一定要在气势上镇住廖德同,才能取信于他,庄文杰面对廖德同的威胁毫不畏惧,还当面和他叫板,廖德同当场服软,他清楚地记得庄耀柏第一次和他做生意就是这个样子,廖德同派人给庄文杰拿来三百万现金。罗坚一直守在指挥室的大屏幕前,仔细观看廖德同和庄文杰的一举一动。庄文杰拎着两大袋子现金离开德曜集团,丁伟一直在地下车库等他,还特意换了一辆车,成功摆脱警方的追踪,罗坚后悔让庄文杰去冒那么大的险,他只能派人盯紧那家修车行。廖德同把那幅画放到金库,藏在画轴里面的甲壳虫立刻被启动,丁生火想等庄文杰和丁伟回来以后就开始行动。廖双带人仔细勘察了金库的位置,查到共德拍卖行在德曜集团双子大厦B座一到五层,金库在地下三层的东南角,随后他们找到廖德同,廖德同承认非法购买涉案古画,并且表示愿意配合警方抓捕盗窃犯。技术部门查到共德拍卖行半年前就对安保系统进行了全面升级,引进了德国派克公司的安保系统,专门针对电磁辐射波,丁生火所谓的电磁干扰器其实是带定时装置的引火器,里面装了易燃的白色粉末,还有一圈电磁线和两块锂电池,时间就定在今晚凌晨一点。时间已到,电磁线就会让里面的两块锂电池迅速升温,古画就被点燃,金库内的保安系统就会启动紧急制动程序,金库内会自动断电,防止火焰通过线路进行大面积蔓延,整个过程会持续六分钟,盗贼就可以趁此机会盗取金库钱财。丁生火老奸巨猾,他向手下隐瞒了电磁干扰器的作用。庄文杰把钱交给丁生火,丁生火竟然提出要他参与今晚的行动,庄文杰坚决不偷东西,丁生火承诺只要庄文杰配合他完成任务,就把那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告诉他,从此在他身边消失,庄文杰考虑再三只好答应。罗坚做了周密部署,他在监控车里指挥,叮嘱所有人务必保证庄文杰的安全。丁伟开车离开修车行,罗坚派人对这辆车进行分段跟踪,丁伟开车在德曜集团的大楼前转了两圈就掉头开走了,罗坚发现不对劲,派人去修车行打探情况,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丁伟开车引开警察后,他第一时间打电话向丁生火汇报,丁伟下车透气,当场就被警察抓捕,罗坚苦苦逼问丁生火的下落,他就是不说,罗坚只好派人把他带回去。与此同时,丁生火带着庄文杰,雷小飞和王思行顺利进入大厦A座,他打电话给丁伟,手机一直没人接,丁生火意识到他出事了,就把手机卡扔掉。丁生火带着庄文杰一行四人来到A座楼顶,王思行和雷小飞分头准备,在双子大厦A,B座之间架起一根钢丝,王思行和雷小飞先后顺着钢丝到B座。丁生火让庄文杰在腰间绑上绳索,王思行故意搞鬼不拉他,他滑到一半就动不了了,只好摘下钢扣,徒手顺着钢丝向对面爬过去,庄文杰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到达B座,雷小飞帮丁生火到达,丁生火连连解释王思行就想试一试庄文杰的身手。画轴里的定时引火器准时燃烧,金库内的报警系统关闭,丁生火带着他们三人顺利进入金库,罗坚和特警随后赶到,他们守在金库门外。

  • 第5集

六分钟以后,金库的安保系统重新启动,廖德同用指纹打开金库,罗坚带领特警冲进去,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也没有人进来的痕迹,那幅“睡莲”已经烧为灰烬。罗坚冥思苦想很久,才意识到丁生火的目标不是金库,一时又猜不到他现在何处,罗坚推断丁生火不会走远,他向廖德同了解到整个集团都用同一套安保系统,派所有警员在大厦周围进行地毯式搜查。与此同时,丁生火带庄文杰,王思行和雷小飞来到大厦A座廖德同的办公室,他戴着耳机打开密室,庄文杰趁其不备拿起桌上的一个玉饰,想打开窗户扔下去给罗坚报信,结果被王思行拦住。丁生火顺利打开廖德同办公室的密室,王思行很快破解密码进入廖德同的电脑,丁生火让王思行把电脑里面的东西发到他提供的邮箱,然后就把邮箱地址烧了,丁生火让雷小飞把廖德同的电脑主机用硫酸毁掉。丁生火完成所有的事,就把庄文杰电晕,丁生火明确讲明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报当年的仇,庄耀柏害他蹲了十年大牢,他要报仇雪恨。丁生火把抽氧系统打开,然后就带着王思行和雷小飞大摇大摆离开,庄文杰挣扎着爬到门口,他拼尽全力砸门,可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庄文杰拔下脖子里的项链放进安保系统的开关,警报响起,苏英很快查到警报来自A座廖德同办公室。罗坚意识到情况不妙,立刻带人赶往A座大厦。丁生火很快收到一笔酬金,他就带着王思行和雷小飞离开,他们一出电梯,就被警察团团包围,罗坚苦苦逼问庄文杰的下落,丁生火拒不回答,罗坚让廖德同打开办公室的大门,结果发现抽氧系统开启,他们费尽周折才打开大门,庄文杰因为缺氧已经奄奄一息,罗坚赶忙把他送到医院。经过医护人员全力抢救,庄文杰转危为安,可他因为缺氧时间太长心肺功能很弱,需要十几个小时才能苏醒,罗坚派人在医院蹲守。廖双带人仔细查看了廖德同办公室,把电脑数据恢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罗坚断定丁生火带走了重要数据,他派人把廖德同带来审讯。庄文杰终于苏醒过来,罗坚去医院看他,详细讲述了事情的经过,他拿了一幅庄文杰临摹的“睡莲”,把引火装置放到这幅画里,还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金库里收藏的古董全换成赝品,庄文杰对罗坚的精心安排赞不绝口,罗坚想和庄文杰交朋友,庄文杰说出丁生火把电脑里文件传到一个邮箱,可他没看清楚。罗坚对丁生火进行审讯,丁生火一问三不知,当他得知庄文杰活着,他很意外。

  • 第6集

丁生火口口声声称庄家三代以偷盗维生,这些基因留在庄文杰的血脉里,他断定庄文杰早晚会忍不住偷一次,罗坚坚信庄文杰不是那样的人,他现在是英雄,将来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和体面的工作。丁生火不肯在供词上签字,他不甘心就此罢休,要把邮箱地址告诉庄文杰一个人,罗坚断然拒绝,丁生火扬言过了今晚就来不及了,罗坚大惑不解,丁生火要亲眼见证庄文杰是不是罗坚说的那样的人。罗坚第一时间向局长汇报此事,局长想看看丁生火有什么阴谋,同意他和庄文杰见面,罗坚打电话通知庄文杰,庄文杰考虑再三答应见丁生火,罗坚对他千叮咛万嘱咐。庄文杰连夜来见丁生火,迫不及待想知道他把文件传给谁了,丁生火承认他没见过那个人,只是通过网络电话联系,庄文杰气得咬牙切齿。丁生火只透露三个月前英国苏富比举办过一次拍卖会,其他闭口不谈,庄文杰被激怒,他冲丁生火大呼小叫,丁生火也不气恼,还哼起了戏曲小段。罗坚开车送庄文杰去医院,派人调查丁生火提供的消息真伪。庄文杰越想越生气,不由地想起刚才在审讯室的一幕,丁生火用手语暗示庄耀柏还活着,那张他和母亲的合照是庄耀柏的。罗坚很快回到刑警队,廖双已经查到三个月前拍卖会的情况,其中只有一件拍品和中国有关,就是那串价值六百万“月神之泪”吊坠,被一个神秘中国买家买走了。罗坚让廖双想办法查清楚买家的情况,可这需要国际刑警的配合,罗坚好不容易问出的线索再次中断。作家贾金妍家中保险柜被盗,罗坚急忙赶去现场,苏英对保险柜进行排查,发现里面现金和贵重物品都没丢,盗贼只拿走了贾金妍小说“霜花之恋”原稿,贾金妍不用电脑,也没有备份,她平时用一台民国时期留下来的打字机写作,贾金妍不许任何人碰打字机。苏英了解到贾金妍的丈夫孙同方,是一家科技公司的部门主管。廖双来给庄文杰送饭,奉命留下来照顾他,庄文杰觉得不方便,当他的得知这是罗坚的安排,也只好作罢,廖双寸步不离守在庄文杰身边。罗坚觉得丁生火和庄文杰昨天都很反常,就派廖双盯紧他的一举一动。庄文杰借口吃不惯医院的饭菜,拜托廖双帮他买金宝街老字号的馄饨,可那家店不送外卖,廖双不买账,要在医院食堂给他定馄饨,庄文杰也无可奈何。技术部马科长带着苏英等人对贾金妍家进行仔细排查比对,发现了一个成年男子的脚印,在地下车库和小区监控都拍到了嫌犯的身影,发现嫌犯不止一个人。贾金妍家的门锁是一款最先进的智能密码锁,随时变换密码,苏英推断大门是被远程攻击以后打开的。那天晚上见面的时候,丁生火用手指发电报的方式给庄文杰一个任务,必须在48小时之内完成,廖双守在病房门口,庄文杰千方百计想把她支走都无济于事,庄文杰心急如焚。

  • 第7集

技术科老马放出贾金妍家外面的监控视频,盗窃犯开了一辆没有牌照的面包车,罗坚一眼就看到副驾驶那个人手里拿着蓝牙探测器,天线伸出窗外,这种蓝牙探测器可以远程嗅窥到所有开锁的数据,然后通过回放攻击,就可以轻而易举破解贾金妍保险柜的密码。由于贾金妍小说销量很好,而且她用老式打字机写作的方式很独特,出版发行商给贾金妍的小说投保一千万。叶佳分析盗版商,竞争平台和粉丝都有作案嫌疑,因为他们都是潜在的利益获得者,叶佳还怀疑贾金妍为了高额的保险赔偿费监守自盗,姜浩觉得不可能,他从道上一个大混子口中打听到惯偷石磊三,四天没露面。罗坚带姜浩辗转找到石磊家,石磊没在家,房东把家门打开,罗坚和姜浩进去仔细排查,发现洗衣机里洗好的衣服都馊了,显然石磊好几天没回家了,罗坚确定他有问题,所以才躲起来。廖双打电话向罗坚报告,贾金妍在电视上公开“霜花之恋”书稿被盗,她苦苦哀求盗窃犯把书稿还回来,答应满足他们的一切要求。罗坚看了贾金妍的新闻,突然意识到查案的方向错了,盗窃犯的目标根本不是书稿,他想利用贾金妍在社会上的影响力把事情闹大,一来可以扰乱警方的视线,还可以自保。庄文杰看了电视新闻,他的想法和罗坚不谋而合,他们俩都认为盗窃犯还拿走了更重要的东西。罗坚反复看了几遍丁生火和庄文杰见面的监控视频,觉得他们俩都不对劲,就让叶佳把丁生火唱戏那段谱子的数字全部提取出来,让姜浩把这段唱词的拼音拆解重新排列组合。罗坚反复琢磨“我料定了甲子日东风必降,南屏山,设坛台,足踏魁罡”这段唱词的含义,突然发现丁生火在唱词中说出了偷“睡莲”那幅画的准确时间,他大喜过望,想从中再找出丁生火下一步的计划。罗坚一字一句琢磨那段唱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罗坚重新查看了丁生火和庄文杰见面的视频,发现丁生火用小指敲击摩斯密码向庄文杰传达信号,罗坚当即决定让庞大智把廖双替换回来,让庄文杰放松警惕。庄文杰夜不能寐,不由地想起小时候他犯错了死不认账,还和父亲庄耀柏用摩斯密码交流,成功骗过母亲。警员们严密布控终于把石磊抓住,罗坚立刻对他进行突审。姜浩打电话把廖双叫走,庄文杰趁机偷偷溜出医院,庞大智赶忙向罗坚报告。石磊交代一个戴猪头面具的人找到他,胁迫他开贾金妍的保险柜,在他的脖子上绑了定时炸弹,还让一个搞技术的工程师配合他,石磊交代他们不但偷走了贾金妍的书稿,还从保险柜里拿了一个有屏幕和按键的机器,把里面的东西都拷走了,石磊交代事后把书稿放到逐浪游泳馆男更衣室9527号柜子里。庄文杰早就发现庞大智跟踪他,故意绕道到两公里外的便利店买了一堆零食,然后就回医院了,罗坚打电话给庞大智,庞大智一五一十汇报了庄文杰的行踪,罗坚猜到庄文杰发现庞大智在跟踪,狠狠教训了庞大智一通。罗坚带廖双来到逐浪游泳馆,在男更衣室拿到了贾金妍的小说文稿。丁生火用摩斯密码让庄文杰去游泳馆的男更衣室拿一样东西,庄文杰发现庞大智跟踪,只好返回医院,他去护士站打电话给孙志坚。庞大智立刻向罗坚汇报,罗坚立刻派人去查庄文杰给谁打电话。廖双一早来医院送饭,看到孙志坚也在,他昨晚接到庄文杰的电话,连夜给他送来一个大行李箱,廖双让庞大智先回去休息,她进屋给庄文杰送早饭。孙志坚认定庄文杰是警方的线人,好奇打听大行李箱里装了什么东西,庄文杰顾左右而言他,孙志坚觉得那是执行任务需要的道具,也不再多问。罗坚和姜浩把书稿还给贾金妍,问出保险箱里的类似手机的机器是她丈夫孙同方的,孙同方今天早上拿着那个机器上班了。姜浩查到孙同方供职于青安公司,这家公司主要经营安防设备,孙同方负责技术研发工作。孙志坚迷迷糊糊在病床上睡着了,庄文杰偷偷把他的手机拿出来,用他的指纹成功解锁,庄文杰躲到卫生间想给罗坚打电话,突然想起丁生火那张阴狠狡诈的脸,他仿佛听到丁生火催他尽快完成任务,庄文杰只好用手机查询了游泳馆的地址。罗坚来找孙同方,了解到那个有屏幕和按键的机器是密钥分发系统,系统每次更新密钥都需要这个机器分发给客户公司,客户只有拿到新的密钥才能让安防系统正常工作,为了保险起见,孙同方每天随身携带这个机器,回家就锁在保险柜里。孙同方得知盗贼复制了这个机器中的所有数据,他立刻傻眼了。医生通知庄文杰再做一个肺功能检查就可以出院了,孙志坚陪庄文杰去做检查。廖双偷偷进病房,想打开庄文杰的行李箱,可她连试了多次都猜不对密码。孙志坚给庄文杰排号,庄文杰突然想起廖双还在,担心她看到行李箱的东西,庄文杰拎着输液瓶一路小跑赶回病房。

  • 第8集

庄文杰急匆匆跑回病房,看到廖双坐在那里削苹果,他谎称自己闹肚子,廖双只好先躲出去。庄文杰赶忙去卫生间,检查天花板上的设备纹丝没动,才稍稍安心。罗坚召开案情分析会,马科长现场演示了青安系统密钥被攻陷的后果,青安集团设计的所有设备都会失效,后果将不堪设想。叶佳查到青安集团合作的有金融和外贸两大板块,其中涵盖了很多企业和公司,青安公司正在加紧升级密钥系统,可这需要十二个小时,眼看只剩下七个小时,罗坚担心盗贼在这段时间作案,他派姜浩去拿青安所有客户名单。廖双寸步不离守着庄文杰,丁生火提醒庄文杰今晚十二点必须赶到指定地点,他急得一筹莫展。孙志坚想打电话把林芷悦叫来,庄文杰不想她深陷危险,拼命阻止孙志坚。罗坚接到廖双的电话,得知庄文杰情绪不稳,他第一时间赶到医院,把手机和项链还给庄文杰,罗坚趁机劝庄文杰加入警察队伍,充分发挥他的才能。廖双查到孙志坚是电脑高手,对他百般试探,逼他说出庄文杰大行李箱里的物品,孙志坚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只知道这个行李箱一直放在活动室。廖双对孙志坚循循善诱,孙志坚交代庄文杰室友的电脑是他偷的,他想把那台新电脑的硬件换到自己的机子上,结果被庄文杰发现,庄文杰把电脑还回去。廖双向罗坚一五一十汇报了孙志坚交代的事,她觉得庄文杰人品不错,不会和丁生火同流合污,罗坚让她一直待到庄文杰出院,廖双叫苦不迭。庄文杰向孙志坚打听他和廖双的谈话内容,孙志坚如实回答,庄文杰立刻警觉起来。罗坚派人给工程师模拟画像,然后按照画像找出几个模样相像的人的资料,拿来让石磊辨认,石磊一眼就认出徐伟就是配合他打开贾金妍保险箱的工程师。叶佳很快查到徐伟的身份,徐伟是大名鼎鼎的程序员,前几天徐伟向妻子请假去外地出差,至今下落不明,罗坚怀疑他被盗贼胁迫。果然不出罗坚所料,带猪头面具的人把徐伟控制起来,给他戴上定时爆炸装置,逼他破解青安系统的密钥。庞大智带着外勤人员挨个去青安集团的二十八家公司走访,一时查不到盗贼下一个目标,眼看只剩下两个多小时,罗坚带着警员们一家一家捋,然后逐一排除。庄文杰也对着二十八家公司和店铺的安保系统做了缜密分析,他一一排除,最后锁定龙湖百货。罗坚和警员们齐心协力排查,最后只剩下宝云珠宝和龙湖百货,老马收到青安公司的消息,他们已经锁定目标在水库附近,罗坚派庞大智带人去排查。经过技术人员不懈努力,终于把青安系统密钥升级,罗坚不敢掉以轻心,担心盗贼对这两家公司下手。徐伟没有在规定时间内破解青安密钥系统,可是他在龙湖百货公司安保系统中植入了木马,戴猪头面具的人对他很满意,徐伟吓出一身冷汗。

  • 第9集

戴猪头面具的人向徐伟确认宝云珠宝的密钥已经被破解,他立刻打电话向手下下达任务,他们都戴上猪头面具出发了。罗坚让姜浩通知宝云珠宝和龙湖百货做好防卫工作,可他还是不放心,庄文杰突然打电话给罗坚,他也推断这两家公司最有可能是盗贼的下一个目标。龙湖百货每天有一百多万的营业额,今天恰逢周末,财务的保险柜里存放了三天的营业额,可工作人员整理账目到凌晨,楼下超市两点多就开始进货,留给嫌犯的时间太短。宝云珠宝是公司写字楼,摆放的都是仿制的样品,庄文杰推断宝云珠宝最近存放了贵重的物品。罗坚突然发现宝云珠宝刚刚把安保系统升级,料定写字楼里存放了贵重物品,姜浩打电话联系到宝云珠宝的负责人,得知他们刚刚进了一批价值一千万的南非原钻,就存放在财务室的保险柜里,姜浩事先已经通知附近的民警前去布防。罗坚把所有警员都调集起来前往宝云珠宝,还打电话把廖双也叫上。庄文杰确定孙志坚熟睡以后,就乔装改扮背着设备悄悄离开医院。戴猪头面具的四个人来到宝云珠宝写字楼,他们很快找到财务室,其中一个人觉得屋顶的监控监控探头别扭,就踩着椅子把探头转过去。派出所的民警和保安随后赶到,他们吓得赶忙躲起来,民警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就放心离开财务室。老马很快锁定徐伟攻击密钥系统的所在地,那是一处居民区的单元房,老马带庞大智等人蹲守在家门口,然后打电话向罗坚报告,罗坚叮嘱庞大智这次务必把幕后主使生擒活捉。罗坚带人来到宝云珠宝,宝云珠宝的黄经理也匆匆赶到,罗坚分别派出四组人守在大厦四个出口,然后就和黄经理一起赶往财务室。戴猪头面具的四个人分工明确,很快把财务室的保险柜打开,顺利拿走了里面的现金和原钻,他们从通风口原路返回。黄经理带罗坚来到财务室,首先发现摄像头被人动了,黄经理迫不及待想冲进去看保险柜,罗坚担心有危险,带姜浩先进去勘察情况,发现保险柜里的原钻和现金被偷,黄经理吓得当场瘫在地上。罗坚带人在大厦里仔细排查,发现盗贼从天花板上面的通风口进来,罗坚立刻通知各组严密排查能藏人的地方。庄文杰打车来到逐浪游泳馆,按照丁生火的要求找到9527号更衣柜,从里面取出一个密码箱。庄文杰刚想离开,有一个捂得严严实实的女人突然拦住他,庄文杰猜到她是丁生火派来的,向她打听照片背后的真相,女人警告庄文杰不要继续查下去,知道的越多越危险,她逼庄文杰把密码箱交出来,庄文杰坚决不干,两个人你争我抢,庄文杰渐渐体力不支被推进游泳池,那个女人拎着密码箱扬长而去,庄文杰连夜打车赶往医院。罗坚带人来到地下车库,远远看到三个戴猪头面具的人从通风口出来,就对他们围追堵截,他们三人很快被活捉,最后一个人被堵在通风口里面,罗坚就在出口等他,他走投无路只好乖乖束手就擒。丁生火防范意识很强,他把小指隐蔽起来敲摩斯密码向庄文杰传递信息,老马反复查看他的手势,只猜出了只言片语,老马把这些发到罗坚的手机上。罗坚把这些信息串联在一起,怀疑丁生火向庄文杰布置任务,连夜带姜浩和廖双去医院找庄文杰。庄文杰打车赶回医院,远远看到罗坚,姜浩和廖双要上电梯。

  • 第10集

庄文杰从另一部电梯直接上楼顶,顺着绳索往下滑,他争分夺秒,要赶在罗坚他们之前赶回病房。护士来查房,发现庄文杰的病房上锁,急忙回去拿备用钥匙开门,罗坚带廖双和姜浩随后赶到,发现庄文杰不在病床上,孙志坚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罗坚急忙把孙志坚叫醒,他一直睡到现在,根本不知道庄文杰不在。庄文杰从卫生间出来,他借口在洗澡没有听到敲门声,护士反复讲明病房不能锁门,罗坚发现卫生间的窗户开着,赶忙过去关,庄文杰急忙喊住他,担心他看到外面的绳子。护士给庄文杰量血压,发现他心跳加速,血压很高,庄文杰解释刚才洗澡水温太高的缘故,罗坚心生怀疑,可又没有确凿的证据,只好带人先离开。庄文杰把绳子收回来放到床下的行李箱,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连夜爬起来拿出在游泳馆更衣室取回的掌纹和虹膜。其实那个神秘女人只抢走了一个空箱子,庄文杰取东西的时候听到女人高跟鞋走近的声音,他就把箱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拎着空箱子出来,女人抢走箱子以后,庄文杰才取走掌纹和虹膜。廖双和姜浩都不甘心,罗坚也断定丁生火和庄文杰之间有事,除非庄文杰自己承认,暂时找不到证据指证他,庞大智把五个戴猪头面具的人抓回刑警队,他打电话通知罗坚,罗坚赶回去连夜对他们进行突审。庄文杰在网上搜索到青安集团引进最新技术成果,首次把掌纹和虹膜识别技术引进到保险锁具设计中来。神秘女人发现箱子是空的,她立刻向幕后主使汇报,怀疑丁生火从中搞鬼,只有苍蝇掌握掌纹和虹膜技术,而且他和丁生火是单线联系,幕后主使断定丁生火不敢,女人想从庄文杰手里把东西抢回来,幕后主使赶忙制止她,让她实施备用方案,答应事成之后兑现对她的承诺,女人才勉强答应。罗坚把徐伟叫来,让他从这五个嫌犯中找出那个威胁他破解密钥的人,徐伟一一否认,他清楚地记得那个人个子不高还很瘦弱,徐伟当时留了心眼,把他们俩手机通话录了音。罗坚派人对这五个人进行审讯,他们供词一致,都交代是受人之托去偷原钻,可从来没见过幕后那个人。罗坚让叶佳把通话记录的声音还原,没想到对方是一个女人,罗坚觉得青安集团安保系统入侵案,贾金妍书稿盗窃案以及宝云珠宝盗窃案是同一拨人所为,决定把这三个案子并案侦查,罗坚断定那个神秘女人的目标不是原钻,而且徐伟交代那个女人曾经操作过电脑,罗坚怀疑她篡改了重要数据,叶佳主动请缨再去青安集团排查,罗坚让她带上徐伟。庄文杰经过医生同意今天出院,廖双打电话向罗坚汇报,罗坚让她马上归队,庄文杰让廖双开车送他和孙志坚回学校,廖双只好答应。罗坚和叶佳带徐伟再次来到青安集团,了解到青安集团刚刚成立了卫达安保公司,罗坚向孙总详细了解安保公司的情况以及严密规范的工作流程,孙总一再强调公司只针对高端客户的私人服务。林芷悦和闺蜜来医院看庄文杰,才知道他已经出院了,闺蜜打电话向孙志坚问责,庄文杰赶忙接过电话,答应和林芷悦在学校见,廖双忍不住拿庄文杰打趣。庄文杰突然话锋一转说到最近的三起案件,他认为盗贼偷贾金妍的书稿和珠宝都是幌子,真正的目标是青安集团,并且暗示盗贼利用视网膜高科技犯罪,廖双笑话他是痴人说梦,庄文杰不便明说,让她转告罗坚把目标锁定青安集团的业务方面。神秘女人启动备用方案,连夜给自己制作了一个新的身份,她摇身一变成为青安卫达公司的监理苏子怡。第二天一早,苏子怡带着荷枪实弹的保安去执行押运任务,用自己制作的卡顺利通过了身份验证,把货提出来放到车上。罗坚冥思苦想很久,觉得青安卫达公司押运人员有很大嫌疑。

猜你喜欢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爬虫 - 网站地图

© 2022 www.haokan-dy.com Theme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