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好看电影,在线电影

  • 视频
  • 文章
  • 演员
  • 角色
用户登录关闭
账号
密码
×
大明风华

大明风华豆瓣6.2

大明风华 共62集,完结

大明风华

  • 主演: 汤唯 朱亚文 邓家佳 乔振宇 
  • 导演: 张挺 
  • 分类: 国产剧
  • 地区: 中国大陆 
  • 年份: 2019 
  • 2022-05-25
  • 短评: 明朝建文四年,朱棣率兵攻下帝都应天,御史大夫景清夫妻罹难,长女若微被副将孙愚所救,次女蔓茵为太子朱高炽所救。骨肉同胞,一在宫中,一在江湖,同时长大。十年之后,若微随一批靖难遗孤入城刺杀朱棣,刺杀失败,

扫描二维码打开

明朝建文四年,朱棣率兵攻下帝都应天,御史大夫景清夫妻罹难,长女若微被副将孙愚所救,次女蔓茵为太子朱高炽所救。骨肉同胞,一在宫中,一在江湖,同时长大。十年之后,若微随一批靖难遗孤入城刺杀朱棣,刺杀失败,若微遭遇皇太孙朱瞻基,两个年轻人是敌是友,自有一份因缘。造化弄人,若微 与妹妹蔓茵同时嫁入宫中,目睹了国家正在从乱象中恢复,平关外,迁首都,通运河,郑和下西洋,扬威海外,编撰《永乐大典》,盛世将成。若微决心放弃执念,辅佐登上皇位的丈夫朱瞻基,在丈夫死前发誓要替他守护好江山。她历经了北京保卫战等,重用于谦,救大明王朝于危难,在中国历史上写下了辉煌壮丽的一页。

  • 第1集

建文四年六月十三日,南京城被围困,建文帝朱允炆被燕王朱棣带人包围,御史大夫景清指出当年皇帝曾留有两件宝物,让他速速去取,建文帝打开那幅画,看到画中的爷爷正手指向地下,他急忙让人挖开地砖,发现盒子里面只有一件袈裟和一把剃刀,朱允炆听着宫外传来燕王进宫的呼声,他绝望地剃光了自己的头发,随后逃之夭夭。燕王登基,更改年号为永乐,御史大夫景清遭成祖朱棣满门抄斩,长女蔓姝被孙愚所救,蔓姝和妹妹蔓茵骨肉分离,朱棣的孙子朱瞻基眼见这场血腥杀戮,他于心不忍,救下了蔓茵,蔓茵被吓傻,什么都记不得了。朱瞻基将蔓茵送到宫正司女官胡尚仪那里抚养,胡尚仪看着怯生生的蔓茵不愿意收留,本想让人把她送到浣衣局做奴才,但最终还是留下了她,胡尚仪告诉蔓茵,要留下来就要守这里的规矩。晚上,害怕的蔓茵偷偷爬到了胡尚仪的床上,把胡尚仪吓了一跳,但见蔓茵可怜的样子,也就没赶她走,还给她改了名字,叫做胡善祥,并叮嘱她以后在人前叫自己官职,进了门可以叫自己姑姑。孙愚感激蔓妹父亲景清的救命之恩,将其化名孙若微收养起来。十年后,胡善祥和孙若微都长大了,孙若微和孙愚聂兴一行人回到京城,准备刺杀朱棣。胡善祥则在宫里跟着胡尚仪做事。朱棣御驾亲征阿鲁台凯旋回京,几名官差敲开了孙若微所在的店铺,要在她的店铺上张贴皇榜,手捧香炉,跪地接驾。店铺里,一行人正做着行刺的准备,孙愚将毒药分给众人,叮嘱几人如果遭遇不测,一定要自行了断。聂兴带人率先发起了攻击,但因锦衣卫防守严密而没有成功,而且皇帝并未在龙辇之中,他们中了圈套,孙愚让若微先行退却,可她却不肯走,聂兴等人被锦衣卫杀害,若微被孙愚强行带走了。天街刺杀后,朱棣召太子朱高炽和二皇子朱高煦入宫,朱高炽对朱高煦的做法十分不满,但朱棣却夸赞朱高煦提前侦知了到了反贼的动向,朱高煦想要军权搜捕城内刺客,朱高炽面对朱棣的质问,结结巴巴地答不上来话,一旁的朱瞻基上前为自己的父亲解围,朱棣见朱高煦坚持清查官员和城内搜捕,便答应了他。两人走后,朱棣提点了朱瞻基几句,并让朱瞻基等朱高煦调查完后,再去锦衣卫里调查清楚刺客的来龙去脉,还把金令牌给了朱瞻基,给了他先斩后奏之权。孙若微和孙愚回到店里,孙愚本想让孙若微去查查被抓的人有没有自尽,这时候,朱瞻基带着几个锦衣卫来搜查,孙若微赶紧平复了一下情绪,让他们进门。几人搜查时,孙若微突然发现地上有一只箭,她连忙用脚踩住,转移了朱瞻基的注意力,朱瞻基见搜查无果,便要带着人离开,离开时,还约了孙若微明天去听雨轩喝茶,孙若微本想拒绝,但朱瞻基却靠近她,不仅识破了她女扮男装的身份,还告诉她自己看见了那支箭。胡尚仪正在宫里训诫着宫女们,胡善祥才从南三所回来,胡尚仪告诉她,那些人都是太祖时候的宫女,再过二十年,也许自己也会去南三所和她们作伴。朱瞻基回家后,朱高煦和朱高炽正在争吵,朱瞻基在外听着自己的父亲落了下风,赶紧进屋为父亲解围,朱瞻基提出想见见朱高煦的密探,问问清楚刺杀的情报来源,但是朱高煦却不同意,这让朱瞻基起了疑心。

  • 第2集

朱棣派人传旨,要求彻查朱高炽审批过的所有奏折,还让朱高炽留在府上闭门思过,等候朱棣问话,让朱高炽为此寒了心。朱瞻基为朱高炽担心,特意去找老师姚广孝询问心中疑惑,同时跟姚广孝探讨一下行刺的事情。姚广孝让朱瞻基安抚朱高炽,让他问心无愧安坐家中,静待事情的变化。朱瞻基怀疑,刺客在应天府内一定有内应,不然刺客不会有那么多的兵器安排行刺,而他想做的,便是先把应天府搅个翻天覆地。孙愚带孙若微去见他们的头,所谓的皇爷,孙若微虽然没有见到皇爷的正面,却对皇爷有很多的怀疑。孙若微认为,这一次的行刺就是一个陷阱,皇爷是明知道陷阱,却还是让他们去送死,这让她不能理解,更无法认同,所以回来之后就一直怒骂着所谓的皇爷。孙愚把孙若微训斥了一顿,然后拿出那支弩箭,说那不是他们的东西,而是锦衣卫留下的,让孙若微去见朱瞻基的时候,借机杀死朱瞻基。孙若微去见朱瞻基,还为家里有一支弩箭,编了一个非常完美没有漏洞的故事,朱瞻基却完全不信。孙若微见朱瞻基不信自己说的话,便以自己女儿家撒娇无赖的方式,一概不认,让朱瞻基不要跟她这个小女子过不去。朱瞻基见孙若微不信,于是让人送来了八宝转心虚的酒水,想要再试探一下孙若微,把孙若微吓得半死。孙若微没有想到,孙愚在楼下安排的人,已经全部被朱瞻基拿下了,而他们安排的毒酒竟也被朱瞻基给发现了。朱瞻基逼孙若微喝下毒酒,以证明她与行刺的事情无关,想吓唬孙若微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没想到孙若微却敢喝下毒酒,而且笃定朱瞻基不想让她死,让朱瞻基很是喜欢这么不一样的孙若微。朱瞻基阻止孙若微喝下毒酒,带着她从二楼的雅座跳下了秦淮河中的花船,开心地听戏了起来,让锦衣卫的人收拾了孙愚的那帮刺客。朱高炽把这一年来,帮他监国的谋臣都散去,还赏了对他很有帮助的解缙,想要等这段时间的风声过了,再安排解缙到地方去当官,以免被他连累。解缙认为,朱棣查奏折并不是坏事,建议朱高炽送朱棣一幅画,表一表他的忠心。解缙为朱高炽送了画,朱棣非常的开心,直接让解缙去翰林院,负责修撰永乐大典。心眉看胡善祥到了该出嫁的年纪,一直怂恿胡善祥找一个对食的太监,好知道男女之事。胡善祥听信了心眉的话,在心眉的安排下见了对食的太监,可她觉得那些太监太不靠谱,所以直接拒绝了。胡善祥想找一个靠谱老成的太监对食,心眉便给胡善祥找了一个立过功,大家都想巴结的老太监,可没想到却把胡善祥给吓得不轻,让她哭着离开了那里。朱高炽怕被朱棣怀疑,于是上奏折请辞,想要让出太子之位给朱高煦,回顺天去安心读书,可朱棣听了却指责他,是想去顺天安排起兵造反,把朱高炽吓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朱瞻基回宫见朱高炽,正好碰到胡尚仪带着胡善祥前来见太子妃张妍,他于是讲了一个笑话哄胡善祥发笑,好确定胡善祥是否如传言的样子不会笑,结果胡善祥是笑了,转脸就被胡尚仪给打了一耳光。孙若微赢了朱瞻基,要求朱瞻基带她去锦衣卫的诏狱看看,朱瞻基无奈只能带着她去,还让她换上一套锦衣卫的衣服进去。孙若微进了诏狱,到处看犯人,看是否能见到她认识的人,没想到这时朱高煦来查岗,要看所有人的腰牌,朱瞻基没有办法,只能带着孙若微离开。朱瞻基带着孙若微走到了一个上锁的门,他想砍断锁离开,孙若微则在此时拿出了一把钥匙,让朱瞻基试了一下,没想到门就这样开了。朱瞻基和孙若微逃了出来,可他非常怀疑,孙若微有诏狱的钥匙,等出来后便质问孙若微,孙若微则借口自己饿了,逼着朱瞻基先喂饱她再说。朱瞻基把孙若微带回了房间,拿来了吃的,孙若微则看到了解缙献给朱棣的那幅画,并从画中看出朱棣和朱高炽不和的意思,让朱瞻基很是奇怪。

  • 第3集

孙若微看出了画里的意思,于是答应帮朱瞻基题诗,让朱瞻基先别问她的事情,等到合适的时机她会跟朱瞻基说清楚。朱棣深夜突然让人传召朱高炽进宫,把朱高炽吓得半死,他只能在见到朱棣之时,跟朱棣再次要求辞去太子之位,做一个闲散之人。朱棣非常生气朱高炽请辞,正好这时朱高煦到了,他于是拿出一把剑来,让朱高炽砍了朱高煦,这样他就不用再听朱高炽想着要让太子之位给朱高煦的事情。朱高炽被动怒的朱棣吓到了,他只能让人把他带来的画拿来,让朱棣看一看他在画上题的诗朱棣看到画上题的亲子情的话很是喜欢,这才放过了朱高炽,让朱高炽松了一口气,而张妍则担心朱高炽的情况,派了不少人到府上检查朱高炽的身体。孙愚因为孙若微昨天害他计划失败,没有杀死朱瞻基,生气地在家训孙若微,孙若微则拿出皇爷给的钥匙,质问起孙愚来,想知道皇爷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一直让他们往火坑里推,让他们做无关紧要丧命的事情,可孙愚则什么也不说。朱高煦一大早来找朱高炽,假装为了昨晚的事情,跟朱高炽说好听的话,维系一下他们的兄弟情。朱高炽跟朱高煦谈完,马上就去叫醒朱瞻基,感谢朱瞻基题诗的同时,让朱瞻基去寺里看一下生气的朱棣,好给他们通风报信,让他们可以进去跟朱棣认错求原谅。朱瞻基进去见朱棣,朱高炽和朱高煦则在门外跪着,朱高煦一直求着朱高炽帮忙,让他不用被调去云南,他许诺给朱高炽金豆子。孙愚和孙若微要被调离顺天府,孙若微为此特别的不满,于是跑去想要找皇爷理论,结果没有见到皇爷只见到皇甫云和。孙若微怪责上头下乱命,让他们在刺杀之后,又去刺杀锦衣卫,是要让他们去送死,现在还要找人替代他们,她非常的不服。孙若微认为,皇爷有锦衣卫诏狱的钥匙,不去救他们被关在诏狱的兄弟,却还要让他们去送死,她心里特别不服,更觉得不值。朱棣等朱高炽他们跪了一会之后,才出来见他们,他先罚了惹是生非的朱高煦,然后让朱高炽坐在上面,说明朱高炽就是太子,再有人利用这些煽风点火称他们父不慈子不孝的,他就直接将其斩首。朱高煦听到朱棣的话,马上带着其他大臣,跪地叩拜太子朱高炽,把这场危机给躲过了。朱棣解决了麻烦之后,便许诺给朱瞻基赏赐,朱瞻基于是跟朱棣要求,让他有自己选择娶谁当老婆的权利。孙若微执意不肯离开顺天府,孙愚劝了半天都没有用,便想强行把孙若微拉走,没想到这时朱瞻基来了。朱瞻基送了孙若微一枚簪子,打听孙若微他们要去哪里,然后便让孙若微跟他去一个地方,不要跟孙愚去走亲戚,孙愚也没有理由拦着孙若微,只能让孙若微任性这一次。朱高煦不甘心就这样被赶回云南,于是怂恿三皇子朱高燧跟他一起学当年的唐太宗李世明,把京城搅个天翻地覆。朱瞻基带着孙若微去射击场玩了一下,最后也让孙若微练一练,结果孙若微一不小心,差点把看靶子的手下给射死了。在玩过之后,朱瞻基又把孙若微带到了军营里,让她见识一下洋人戈登,然后再带孙若微下天牢,想要吓唬一下孙若微。

  • 第4集

孙若微听着天牢里的哭喊声,十分不舒服,正想要离开时,朱瞻基却突然变脸,又向她质问起钥匙和刺客的事情来,朱瞻基见孙若微什么都不肯说,便把她扔在天牢里,自己离开了。天牢里,孙若微拿出当年在家里捡回的珠子,扔在地上,想着小时候和妹妹一起玩着珠子的场景。在天牢里,孙若微十分崩溃,又想起靖难之役时自己的家人们遇难的场景,天上突然下起雨来,孙若微饥渴难耐,赶紧抬头接了雨水喝。另一边,孙愚担心孙若微的安全,想要出去寻找,但却被守在外面的官兵叫了回去。皇宫里,胡尚仪正在教着新来的朴妃学习宫廷礼仪,朴妃却对胡尚仪十分不敬,还把酒泼在胡尚仪的脸上,胡善祥扶起了胡尚仪,换自己来教,还在酒杯里偷偷吐了口水报复朴妃。胡尚仪见胡善祥在酒里动了手脚,便动手责罚起胡善祥。晚上,朱棣在睡梦中,梦见自己追杀朱允炆到大殿时,自己的父亲朱元璋并没有死,还对自己怒目而视,自己被押在大殿上,自己的母亲被拖了出去,他也被朱元璋斩于刀下,朱棣从噩梦中醒来,发现姚广孝坐在自己身旁,还在念着经。朱棣和姚广孝说着自己的噩梦,猜测着朱允炆是否还活着,姚广孝告诉他,自己听说朱允炆在海上,朱棣想继续问下去,姚广孝却没有再回答。朱瞻基来请朱棣回皇宫,朱棣告诉朱瞻基他梦到了自己的母亲,朱棣还不想死,他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要迁都,要修永乐大典,要击破阿鲁台部,他想要打下一个太平盛世再传位,他还命令马保修造大船出海,与南洋诸国交往,找到朱允炆,并把他请回来。朱棣吩咐朱瞻基,如果他在自己死后见到了朱允炆,一定要好好待朱允炆,替自己求个谅解。朱瞻基来到天牢,扶起孙若微,孙若微迷迷糊糊地见到朱瞻基,有气无力地让他滚开,朱瞻基没有说话,只是把她抱出了天牢,抱回了自己的院子,给她针灸治病。朱瞻基告诉她自己已经不怀疑她了,孙若微对朱瞻基的态度冷淡,朱瞻基告诉孙若微,自己知道她想救聂兴,还答应她帮她救人。朱瞻基带孙若微来到诏狱,两名锦衣卫带上聂兴,此时的聂兴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孙若微强忍着情绪,和聂兴说了几句,朱瞻基又和聂兴单独说了几句,朱瞻基故意激怒聂兴,让聂兴说出朱允炆的下落。朱瞻基听了聂兴一番话,决定救他出去,不过朱瞻基警告聂兴,出去以后不能再和孙若微有任何瓜葛。朱棣和朱瞻基攀谈交心,朱棣突然觉得自己老了,开始害怕等自己百年以后,无颜去面对自己的父母,朱瞻基安慰了朱棣几句,朱棣便休息了,朱瞻基向朱棣保证,自己一定会把靖难遗孤控在自己手里,找到朱允炆的下落。朱高煦本应该去云南就藩,但他却装病迟迟没有动身,朱瞻基来探望朱高煦的病情,朱高燧对朱瞻基一番叮嘱,告诉他等朱高煦的病一好,就起身去云南。朱瞻基回到太子府,告诉父亲朱高燧要去汤山带兵回来换防,还要顺便带朱高煦泡温泉,朱瞻基心里有些不安,跑去找换防的折子,杨大人却说折子都被朱棣调进了宫里,还给了他另一道折子,要他去办一件差事。城外,朱高煦和朱高燧正在谋划着把自己的士兵安插到守卫中,三更时分制造混乱,起兵拿下皇宫。此时的朱瞻基正和孙若微在秦淮河游湖,朱瞻基问起孙若微,当时在酒楼,为什么不让人杀了自己,孙若微说杀人容易,救人却很难。

  • 第5集

若微和朱瞻基假装喝醉了,被戈登等人扶进了诏狱,若薇想要借机拿到钥匙把聂兴救出去。朱高燧按照朱高煦的意思,打着检查的名义硬闯火药库,想要炸了那里引起混乱,没想到当职的士兵却拦着他不让进。朱高燧想要硬闯之时,士兵拿出了朱棣的圣旨,朱高燧这才发现,他们的计划被知晓了。朱高煦带兵去换防,可没想到城门却一直不开,叫了很久之后,才看到喝醉的朱瞻基开门出来,朱瞻基跟朱高煦开了一会玩笑之后,让所有士兵今晚在城外扎营,因为兵部另有安排,明天也会给大家发赏钱。朱高煦听朱瞻基这番话,马上拔出了剑对准朱瞻基的喉咙,朱瞻基这才告诉朱高煦,让他不用等朱高燧了,因为朱高燧已经看了旨意退出了火药库了。朱瞻基把情况跟朱高煦说清楚了之后,让朱高煦收了兵,体体面面地下台,朱高煦这才不得不收兵,一个人跟着朱瞻基进了城。第二天一早,汉王妃马上就带着厚礼去找张妍,想在她那里求个情说个好,可没想到几句就被张妍给打发回去了。朱高煦和朱高燧跪在大殿前,等着朱棣的发落,可心里却还是不痛快。朱高煦认为,他换防的事情是合情合理的,并没有什么不合适之处,朱棣不能给他安什么罪名,他反而认为这是朱高炽从中搞鬼,故意挑拨他们和朱棣的关系,所以怂恿朱高燧一定要杀了朱高炽。朱高炽心软在殿内为两个弟弟求情,朱棣则直接把朱高煦和朱高燧想要谋反的心思说了出来,还下令将他们关几天大牢,可朱高炽却不敢这样做。朱棣教朱高炽要心狠,然后拿着一把剑就出去了,把朱高炽吓得不轻。朱棣出去之后,将剑鞘扔在两个儿子的面前,一个人去砍了一根树枝,拿回来扔在朱高炽的面前。朱棣让朱高炽把树枝捡起来,朱高炽因为树枝上有刺正犹豫之时,朱棣下令要将朱高煦和朱高燧下狱,朱高炽只能马上把树枝捡起来,扎得双手直流血。朱高炽带血跟朱棣求情,说明朱棣要远征离不开朱高煦和朱高燧,让朱棣不要因为他一个人而影响到国家,朱棣这才下令放过了朱高煦和朱高燧,并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命,是朱高炽舍命求情保下的。张妍看到朱高炽带刺回来,一边帮着朱高炽拔刺,一边数落朱高炽,为何不趁此机会落井下石,把两个弟弟给圈禁了一了百了,可朱高炽却不认同张妍的这个主意。朱高炽认为,朱棣篡权夺位,心里就怕自己的家人也一样,如果他今天落井下石,明天他们一家也跟着玩蛋了。朱高煦和朱高燧虽然事败了,但心里却还是不甘心,他们既不想离开京城,也不想就此罢手,就想着如何把大权夺回来。朱高煦跟朱高燧发泄了一通之后,决定从朱棣的两个病根着手,设法对付朱棣。孙若微把聂兴救了出来,刚养好伤之时,皇爷就下令让孙若微前去见面。孙若微为自己不听命令,擅自去救诏狱的那些兄弟,跟皇爷认错,但还是忍不住,为皇爷让他们冒死去跳陷阱的事情,找皇爷要个理由。孙若微一直低着头与皇爷对峙,并不知道皇爷是何许人也,更不知道他就是当今的二皇子朱高煦,而朱高煦则直接让朱高燧去找朱瞻基,要那些被放走的犯人。朱高燧跟朱瞻基兴师问罪,朱瞻基则装傻充愣地拿出朱棣给他的御赐金牌,说明他是有旨意的,不能怪他私放犯人。朱高燧看到了金牌,拿朱瞻基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假装关心地提醒朱瞻基,要小心那个孙若微。朱瞻基把孙若微约来,要求孙若微做一个良民的同时,带孙若微去见姚广孝,好让姚广孝也给孙若微摸骨算命。

  • 第6集

姚广孝给若微摸骨,他不由得心里一惊,佛珠散落一地。朱瞻基走进来后,姚广孝当着朱瞻基的面,告诉二人,若微可以做帝王,并准确地说出了若微的身世,若微知道姚广孝认出了自己,朱瞻基赶紧打了个圆场便离开了。朱瞻基送若微回家后,提起了姚广孝摸骨的结果,若微开玩笑如果要应这皇帝命,只有嫁到宫里去了,但她却不愿意嫁到深宫。朱瞻基又回到鸡鸣寺找姚广孝,姚广孝神神秘秘地告诉他,他和若微之间有因果,朱瞻基想问个仔细,但姚广孝却不肯多说。胡善祥来到汉王府找汉王妃,说明来意后,汉王妃却气愤不已地离开了,胡善祥见朱高煦来了,赶紧跪拜,朱高煦和胡善祥多聊了几句,故意告诉胡善祥皇室娶妻纳妾的要求不高,只要女子的身份清白就好,他让胡善祥可以多来王府和王妃聊聊天。晚上,若微来到鸡鸣寺找姚广孝,想要替父母报仇,姚广孝早知道若微会来,他面色如常,丝毫没有惧怕的神色,若微痛斥姚广孝,如果没有他的鼓动,朱棣不会造反,也就不会有靖难之役。若微正想对姚广孝下手,朱瞻基却突然推门进来,他向姚广孝追问若微的命数,见姚广孝不愿多说,朱瞻基便告诉他,自己确定若微就是靖难遗孤,但他想搞清楚若微到底想要做什么,姚广孝说了几句,便让朱瞻基离开了。朱棣在宫里心绪不宁,便想来鸡鸣寺找姚广孝。姚广孝点上灯,劝说若微离开京城,不要白白去做一个牺牲品,还告诉她御林军已经包围了鸡鸣寺,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若微只好离开。朱棣在鸡鸣寺待了一夜,和姚广孝说着自己心里的苦恼,朱棣时常被噩梦惊醒,想要寻求平静,姚广孝提议,如果朱棣真的想要平静,就应该赦免靖难中惨死的臣子,赦免靖难遗孤,并把他们的妻子从流放地接回来,朱棣却觉得这样的做法就是等于承认自己做错了,他不愿这样去做,姚广孝见朱棣如此,提醒他朱家的后人手上仍然会沾上亲人的血,朱棣却不相信。听了姚广孝的一番话,朱棣在宫里大发雷霆,还叫来了朱高炽,朱高炽惧怕朱棣的怒火,硬拉着朱瞻基一起见朱棣。朱棣见两人来了,叫他们两人跪下,将姚广孝的话告诉二人,朱瞻基赶紧向朱棣保证,自己永远不会残害骨肉至亲,说话间,朱高煦和朱高燧也进来了,朱棣让他们二人也跪下,朱棣让几人发誓,以后都不准残害同胞兄弟。朱棣开始诉说当年的苦处,他对每个儿子都了如指掌,他知道儿子们的付出,也知道儿子们的辛苦,他真情实感的一番话语,让几人都忍不住哭了起来,在朱棣的要求下,他们几人都发誓不伤害朱家后人。太子妃开始着手给朱瞻基选秀女的事情,胡善祥向胡尚仪开口,说自己也想选秀女,胡尚仪告诉她,今天的秀女一个都不合格,选秀女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胡善祥想让胡尚仪帮帮自己,她不想和太监过一辈子,胡尚仪却没有答应,还把一杯茶放到胡善祥的头上,警告她要是茶水洒了出来,就罚她去浣衣局洗裹脚布。第二天,胡尚仪把选出来的秀女呈给朱棣,朱棣吩咐胡尚仪让各宫推荐,还说秀女之事,自己听太子的,胡善祥有了主意。胡善祥找到朱高炽,朱高炽却误以为胡善祥要侍奉自己,婉拒了胡善祥,胡善祥赶紧说明来意,朱高炽有些尴尬,告诉她朱瞻基要自己选,而且选秀女的事情不归自己管。若微从昏迷中醒来,徐滨已经赶到了京城,他告诉若微,上面正要给若微私自和锦衣卫交易的事情定罪,正在商量要不要留下若微。皇甫云和告诉若微和孙愚关于朱瞻基的真实身份,皇甫云和叫来杀手要杀了若微,孙愚赶紧护住女儿,若微知道朱瞻基的身份后,同时猜到了皇爷的身份,徐滨知道后,也不愿意受到皇爷的控制,并说自己有办法杀了朱瞻基,皇甫云和让杀手离开,想听一听徐滨有什么高招。

  • 第7集

徐滨说出了他的计划,现在朱瞻基已经相信了孙若微,大可以让孙若微继续接近朱瞻基,再设法杀了朱瞻基。张妍跟胡尚仪打听选秀的事情,顺便跟胡尚仪求个好,想让朱棣较为看重的胡尚仪,可以帮朱高炽在朱棣面前多说说好话。胡尚仪婉拒了张妍的好意,声称她没有这样的能耐,这让张妍心里很不高兴。张妍生胡尚仪气的时候,得知胡善祥想选太孙妃的事情,于是看了几眼胡善祥,借胡善祥讽刺了胡尚仪几句。胡尚仪得知胡善祥丢了她的脸,回去就狠狠地打了胡善祥一顿,然后把她为胡善祥准备的嫁妆拿出来,让胡善祥拿了就走,她不想再跟胡善祥有任何关系,胡善祥这才跪着求胡尚仪原谅。安贵妃带着朴妃在后宫做饭菜,朴妃非常不满,一点也不懂得安贵妃的良苦用心,安贵妃只好提醒朴妃,如果她被朱棣看中了,别忘记了自己的好。安贵妃带着朴妃去送饭菜,在胡善仪试过了无毒之后,安贵妃便跟胡尚仪求了个情,让胡尚仪行个方便,让朴妃进去跟朱棣磕头谢恩。朱棣看到了朴妃,突然有了兴致,根本没有心情听他那几个儿子讨论国事,于是悄悄地把朱瞻基带到一旁,让朱瞻基帮他拿点药,好让他可以宠幸朴妃。胡尚仪按照朱棣的意思,把跪在地上的朴妃扶了起来,顺便把朱棣想要宠幸朴妃的事情告诉她,让她跟着自己去洗漱。朴妃听到自己要被临幸,突然吓到了,一下子腿软了,好半天了才跟着胡尚仪一起离开。朱瞻基把孙若微叫来学射箭,顺便告诉孙若微,他对聂兴他们的行踪了如指掌,让孙若微把朱允文的下落告诉他。孙若微被朱瞻基膈应着很难受,她用头狠狠地撞了一下朱瞻基的头,将他给推开了,然后便举起弓箭对准朱瞻基。朱瞻基看到孙若微举箭,还想跟孙若微开开玩笑,没想到孙若微却对他究追不放,还说出了他的身份,让朱瞻基不得不认真了起来。孙若微拿着箭走进了朱瞻基的身边,朱瞻基直接把箭头捏成了粉末,孙若微这才知道朱瞻基已经把这个靶场的利器全部换了,她想杀朱瞻基根本不可能。朱瞻基把自己的安排告诉孙若微之后,马上就让人把刺杀皇太孙的孙若微,给当成叛党抓了起来,把孙若微气得不行。朱高炽从宫中回来,张妍就数落了朱高炽一顿,怪责朱高炽在宫里揭朱高煦的短惹仇怨,让他们的日子没办法过了。朱瞻基带孙若微回去的时候,跟孙若微说起了真心话,说明朱棣是想跟朱允文和解,化解他们之间的仇怨,可孙若微却认为朱家恩怨能化解,但他们这些靖难遗孤的仇找谁报去。朱瞻基听了孙若微的话,得意地跟孙若微提起了要娶孙若微的事情,想把孙若微带回家见自己的父母,可没想到他低估了孙若微。朱瞻基等到到了目的地之时,才知道不是他要去的地方,而他的人都被徐滨给换掉了,他无奈只能乖乖听他们安排。朱棣跟兵部尚书聊了很久的出征之事,才闲聊起选太子继位的事情,可兵部尚书却随便敷衍朱棣,让朱棣心情很不好,所以直接打发走兵部尚书,让人去找朱瞻基。孙若微得意地去给朱瞻基送饭,以为落入他们手里的朱瞻基现在可以老实一点,没想到朱瞻基却还很得意,让孙若微有些不敢相信。朱瞻基吃了饭之后,跟孙若微提起了皇爷的事情,质问孙若微,皇爷何时要见他,孙若微这才明白,朱瞻基是故意被他们抓住,就是想知道他们的窝在那里。孙若微明白了朱瞻基的安排,马上出门口去看一下,看是否这里已经被锦衣卫给包围了,结果发现锦衣卫正在附近清扫闲杂人。

  • 第8集

若微马上进屋告诉孙愚,外面全都是锦衣卫,孙愚早有预感他们中了朱瞻基的圈套,若微被气得够呛,孙愚让若微放了朱瞻基来保全自己的性命,还嘱咐她不要再想着复仇的事情,她的父母死在朱家人夺权的刀下,不能再把她也搭上了,然后孙愚将她推进了密室。若微想放了朱瞻基来换大家活命,徐滨本想阻止,但在若微的劝说下答应下来,让她带着朱瞻基离开,还说皇甫云和和皇爷要来了,朱瞻基却不慌不忙地说他们两人是来不了了,今天没有他的命令,谁都出不去。皇甫云和来到密室向皇爷禀报朱瞻基还没被杀的事情,神秘的皇爷原来就是朱高煦,朱高煦暗中培养靖难遗孤,用了十年时间想利用他们闹事,朱高煦决定亲自动手去杀朱瞻基。锦衣卫们潜入朱瞻基所在的院子里,并告诉朱瞻基关于朱高煦的动向,朱瞻基吩咐下去,让路上的锦衣卫断了朱高煦的后路,自己则在院子里等待朱高煦。朱高煦在路上猜到了朱瞻基并没有被抓,正要回去时,锦衣卫出现拦住了他们,朱高煦一行人和锦衣卫打了起来,朱高煦锦衣卫的身上发现了大内的腰牌,知道这些锦衣卫是大内侍卫。朱高炽把大内侍卫的腰牌交给朱高燧,两人知道是朱棣在打压自己后,都有些担心。朱瞻基知道朱高煦跑了以后,便把若微带回了家。心眉和胡善祥来拿朴妃的衣服首饰,心眉说起朴妃要被临幸的事情,两人又遇上贵妃,胡善祥更加坚定了要选秀女的决心,心眉却对她十分不屑。此时,胡尚仪正在给朴妃整理仪容,朴妃对自己要被临幸的事情十分紧张。朱瞻基将若微带回了宫,让她进宫以后少说话,别人问起来,就说是他的客人,但是朱瞻基让若微记住,她其实是犯人,朱瞻基让她好好待在自己身边,否则在宫外,朱高煦肯定不会放过她,若微看着高高的宫墙,感叹这深宫也是一座监狱。晚上,朱瞻基和若微一起吃饭并告诉她,朱棣也对当年激进的手段有些后悔,他想让若微配合自己,帮忙了却朱棣的这桩婚事。朱瞻基见若微不愿意配合,便吓唬若微,如果她不配合自己,自己就要让她进宫做奴仆,还要把她嫁给老太监,若微气得把饭拍在了朱瞻基的脸上。此时,朱棣身边的太监来传朱棣的口谕,朱瞻基听完,这才想起朱棣交代自己的事情,赶紧去找朱棣,把朱棣的药给了他。朱棣突然问起朱瞻基选上了哪家的姑娘,想要见见朱瞻基中意的人,朱瞻基却说不急。郑和从南洋归来,入朝觐见朱棣,朱棣对郑和十分满意,对他一番夸赞,朱高燧和朱高煦也对郑和十分亲切,郑和却先去问候了朱高炽,对朱高炽十分恭敬。郑和将自己出行所去的国家一一报上,并说这些国家都派了使者来觐见,朱棣听到满剌加国,有些疑惑,郑和回答道,满剌加国是第一次立国,国王带着王子公主亲自来觐见朱棣,并请求敕封。郑和汇报完毕,诸国使节便开始依次参拜朱棣。安贵妃来找朴妃,朴妃搬进了新院子,却十分不习惯,安贵妃告诉她,如果朴妃真的能够怀孕,那以后就能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

  • 第9集

朱棣在各国使臣朝拜之后,便去更衣跟郑和闲聊起阿丹国的事情,怪责阿丹国胡氏篡权夺位,还杀了大明的使臣,所以他想去训斥一下阿丹国派来的使臣。朱棣把阿丹国训斥一番,还将阿丹国前国王陈天平的女儿带出来,让使臣看一下,准备帮陈天平的女儿回国治一治胡氏。胡尚仪到张妍那里,请示对朴妃的安排,张妍忍不住发起了牢骚,怪责朱棣这把年纪了,还想着要生孩子。张妍跟胡尚仪说了正事之后,便跟胡尚仪说朱瞻基带孙若微回来的事情,她对孙若微很是好奇,却不被朱瞻基允许见,所以想让胡尚仪帮她去看看。孙若微被关在房间里,觉得特别的烦闷,于是在房间里乱发脾气,见胡尚仪来了,便跟胡尚仪聊了两句,把自己饿得要命的事告诉胡尚仪。胡尚仪给孙若微带了一些糕点,孙若微马上就吃了起来,然后质问胡尚仪,她何时见朱瞻基,想让朱瞻基早点给她了断。胡尚仪走的时候,孙若微想再跟胡尚仪说两句,正好在门口碰到了胡善祥,虽然没有认出她们是姐妹,但她们一见面就觉得亲切,所以各自笑了一下。朱棣处理了公事之后,才跟朱瞻基说带回来的孙若微的事情,逼着朱瞻基晚上带孙若微来参加游园,好让他可以见一见。朱瞻基一回来,就见孙若微在那里发脾气,要求朱瞻基把她放出去,还砸了朱瞻基不少宝贝。朱瞻基对孙若微一点办法也没有,他想保护孙若微,可又觉得还不是让孙若微见朱棣的时候,所以他特别头疼,他只能打下人一巴掌,好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不愤。朱瞻基发泄完之后,才把朱棣要见孙若微的事情告诉她,想让孙若微配合他,晚上见朱棣的时候别出岔子。朱瞻基说完,便带着孙若微去见徐滨,想借由徐滨之口劝说孙若微,让孙若微因为徐滨和孙愚的命在他手上为威胁,晚上安分守己一些,可徐滨并没有这样做。徐滨告诉孙若微,他们从福建来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要活着回去,如果孙若微晚上有机会杀朱棣,想要杀了朱棣报仇的话,就别顾及他们的性命,大不了他们三人一起共赴黄泉。孙若微跟徐滨聊完之后,便按照朱瞻基的意思,去挑选衣服,全凭朱瞻基的喜欢,让朱瞻基以为她非常的配合。游园的时候,朱棣见过了各国使臣之后,便着急找朱瞻基,见朱瞻基带回来的女人。朱瞻基带着孙若微,漂漂亮亮地进入了游园场地,朱棣看到后马上就向朱高炽打听了起来,可朱高炽对孙若微却一点也不了解,所以朱棣在朱瞻基带着孙若微上前之后,便派朱瞻基和朱高炽去跟各使臣喝酒,他把孙若微带在身边。朱瞻基不放心孙若微,一直在远处盯着孙若微,而孙若微则盯着朱棣案上的一把削皮刀,想悄悄地拿在手上当利器使用。孙若微甚得朱棣喜欢,朱棣也赏了酒给孙若微,而孙若微则在朱棣跟使臣谈国事的时候,假装削梨给朱棣吃,想要直接用刀刺向朱棣,可没想到朱棣先伸手过来拿水果,让她不得不先收起刀。这时,有人混在人群中向朱棣射暗箭,孙若微见到后忍不住冲上前去替朱棣挡了一箭,随后她便晕了过去,朱瞻基听到朱棣大喊护驾,立刻冲上前去,把受伤的孙若微给抱走了。

  • 第10集

朱瞻基将孙若微抱回东宫,太子妃赶紧叫人去叫御医,朱高炽也赶去找朱棣看看情况,朱高炽三人想去看望朱棣,朱棣却让人叫他们离开,三人正和朱棣身边的太监争论时,朱棣出来了,朱高炽三人赶紧安静下来,朱棣让朱高炽写个折子给自己,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又对其他两个儿子一番敲打,让他们查清楚到底是谁干的。三人出了宫殿,猜测着朱棣到底是什么意思。晚上,胡善祥想偷溜出门,胡尚仪叫住了她,胡善祥说自己想去看看孙若微,自己觉得她十分眼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胡尚仪让胡善祥离孙若微远一点,如果孙若微死了,不知道要掉多少颗脑袋,如果她能活下来,以后就是主子了,让胡善祥看见她就远远地跪拜,胡善祥却不服气,觉得如果孙若微能当主子,自己也能。第二天早上,御医给孙若微看完伤情,告诉朱瞻基,现在只能靠她自己撑过去了。朱瞻基来到孙若微床边,孙若微还在昏迷中瑟瑟发抖。朱高炽正在猜测着到底是朱高燧还是朱高煦下的手,朱高燧则在密室里,痛骂朱高煦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时候下手,朱高煦却说不是自己干的,朱高煦见朱高燧不信,便说那朱棣肯定更不信自己了,朱高燧告诉他,朱棣已经决定暂时圈禁朱高煦。朱棣此时也在怀疑到底是谁在刺杀自己,甚至怀疑起是太子做的。朱棣见杨士奇一直为朱高炽辩解,便抓了杨士奇让朱高燧审问,此时锦衣卫也来到东宫抓了太子府的属官,朱棣还让锦衣卫告诉朱瞻基,自己不想见他。东宫里,朱高炽的属下向他建议推荐孙若微为秀女,朱高炽正苦恼自己没有孙若微的八字,但属下却说可以随便找一个和朱瞻基相合的八字递上去,反正朱棣也不会真的去看。太子妃也问起朱瞻基孙若微的情况,并说朱高炽已经递了折子上去。朱棣把朱高煦叫来宫里,突然说他可惜不是老大,只好委屈了他,让他不要在心里怪罪自己,朱高煦听了这一番话忍不住哭了起来,还说自己不要军权,不做王爷,只想陪在朱棣身边,朱棣说自己还要忙着打仗的事情,把监国的事情交给了朱高煦,朱高煦高兴不已。朱高煦来到东宫,让朱高炽去找朱棣解释,但朱高炽却说就算自己去说了,朱棣也不会信自己,朱高炽已经把监国的文书都整理了出来交给了朱高燧。胡善祥在孙若微昏睡时,问她是不是孙若微,孙若微此时正在做梦,梦到从前和妹妹一起玩耍的时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朱瞻基背着孙若微来到了鸡鸣寺找姚广孝帮忙,姚广孝说孙若微的脉搏已经平稳,让朱瞻基用心唤醒她。朱瞻基陪在孙若微身边,悉心照顾着她,还和孙若微说着心里话。朱瞻基被胡善祥叫醒后,赶紧去见朱棣,给自己的父亲求情,朱棣却说不用替朱高炽求情,让他好好休息几天。朱棣和朱瞻基来看望昏迷中的孙若微,朱棣有些惭愧让孙若微替自己挡了箭,让朱瞻基去叫来孙若微的家人来见自己。朱高煦得了监国的位子,十分招摇地来到尚书房里准备办公,还让人去把太子从东宫里叫了过来给自己帮忙,朱高煦说起朱棣让自己扩编神机营的事情,朱高炽建议让他有多大能力就做多大的事情,大不了就让朱棣骂一顿,但朱高煦却执意要按照朱棣的意思扩编,但账面上还差三万多两银子,朱高煦便提议让朱高炽和朱高燧各出一万两,自己把剩下的出了,就这样把事情办下来。朱瞻基来到诏狱里,将徐滨带到了鸡鸣寺里,皇甫云和为了孙若微的事情向朱高煦请罪,朱高燧得知朱瞻基将徐滨带走后,便劝说朱高煦动手杀了那些靖难遗孤,这样朱高煦秘密培养靖难遗孤的事情才不会被人发现。

猜你喜欢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爬虫 - 网站地图

© 2022 www.haokan-dy.com Theme by